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你发什么疯
    忽听得院里有人说话,“香儿,你在家呢?”

    云老虎放下手里的活儿,起身就要迎出去。

    米香儿想到了武志飞的话……没错,云景庭在自己家里的事儿,越少人知道越好。

    向旁跨出了一步,挡在他的面前,微微扬着头,凝视着他的眼睛,“你别出去!”

    “啊?”云景庭楞了一下,“……不是!我出去看看!”

    “不用你!这些事情我自己能解决!”米香儿执拗的坚持着……为了少给他惹麻烦,“如果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云老虎眯着眼睛,细细的瞧着她的神色…… 他从女人的眼里读出了骄傲和担当,静默了一会儿,就妥协了,脚步又退回到了原位,“那好!我听你的!不出去了,就负责做饭!”

    米香儿多聪明啊,知道愿意尊重和信任她,立刻就喜滋滋的笑了,“嗳!这才乖,回头姐姐给你买糖吃!”

    “切!你个臭丫头!”

    “……”

    米香儿做了个鬼脸儿,转身出去了。

    进了院子一看,只见米建国穿了件粗布小褂,两只手插在袖口里,目光低垂,蹲在大槐树下……听到了动静也不敢抬头,完全就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米香儿缓步走了过去,“爸,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也多余,她心里最清楚……在村里,谁家有个屁大点儿的小事儿,马上就会闹得人尽皆知,唐喜玲是昨晚被警车送回来的,不可能没人见到,大概这件事现在已经是全村的“头条”了。

    果不其然……

    米建国缓缓的抬起了头,瞪着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香儿,我听说……大小姐回来啦?”

    大小姐?

    对!

    米建国以前是唐家的长工,虽然和唐喜玲结过婚,这么多年了,称呼却依然改不了,总是恭恭敬敬的叫着大小姐。

    米香儿点了点头,“嗯!我妈回来了!”

    “那她……那她身子好不好?我听说……”

    米香儿挑了挑眉毛,“爸,你是来瞧妈的吧?那就干脆进去啊,干嘛要偎在院子里,我听说……我听说的……问个没完!”

    后半句话她可没说……磨磨唧唧的没有个老爷们样。

    米建国抬了抬屁股,本来想要站起身,目光往大门外一瞄,马上又蹲下了……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不敢做主”的样子。

    米香儿一看他的神色,就心知肚明了……毕竟过去在一起住了两三年,谁不了解谁呀?

    故意抬高了声音,咳嗽了两下,“爸,是于红艳让你来的?怎么的?她是想要打探什么小道消息吧?自己为什么不敢露面呢,做什么亏心事了吗?”

    语音刚落……

    于红艳就从门外探进了头,穿了件儿“的确良”的花衬衫,妖妖娆娆的一笑……装出一副熟络样儿,“呦,香儿,你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吧?我都听到了!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疾步进了院子,一踢米建国的屁股,“瞧瞧你,就不能有个站相?往这里一蹲,整个就像个看门狗!”

    米建国也不敢回嘴,用手挠了挠额头,慢慢的站起了身,两只手依旧插在袖口里,往大槐树上一靠……还是那副没精打采的“奴才”样。

    于红艳没脸没皮的继续,“香儿,我听说,你妈回来了?身体还不大好?我进去看看她!”

    迈步就要进屋。

    米香儿立刻把她拦下了。

    干脆也没客气……客气啥啊?这位根本就不是个好货,“我妈是回来了,不过她正在休息呢,不方便见外人!”

    “外人?我和你爸还算外人吗?”于红艳假意关心,眼里却藏着几分奸诈,“那你妈以后不走了?”

    “往哪儿走?这是她的家!”米香儿有些不耐烦了,直接伸手往外推她,“姓于的,你用不着假惺惺的,咱们最好老死不相往来,你……”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上房的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

    紧接着……

    唐喜玲披头散发的从屋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把笤帚,边跑边嚷,“不好啦,着火啦,快救火呀!”

    傅博文端了个脸盆儿,里面装了半下子水,跟在后面追,瞧那个样子,是要安慰唐喜玲,“妈,妈,别怕啊,我救火来了!”

    于红艳一愣神儿,诧异的转向米香儿,“这……你妈真疯了?”

    话刚说完……

    就觉得眼前“呼”的一下,唐喜玲像阵风似的扑到她的身前,挥舞着笤帚,没头没脸的抽打着,“火!火!着火啦,烧人啦,烧房子了!”

    她动作既快又狠,带着“疯子”难以控制的“威力”,笤帚都舞成风火轮了,没几下,就把于红艳打得“嗷嗷”直叫。

    于红艳双手抱头,尖着嗓子嚷,“哎,哎,你发什么疯?”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

    傅博文端着水盆上来了,“啪”的照着于红艳一扬……立刻,就把她浇成了落汤鸡。

    于红艳激灵了一下,张着大嘴,打了个冷战……身上的衣服也透了,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顺着下巴颌往下滴水。

    傅博文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哎呀,阿姨,我很跟你讲!我妈一犯精神病就这样,她说哪儿着火了,我就得跟在屁后泼水,要不然,她就越闹越凶,房子都能给拆了!”

    米香儿抿着嘴角笑。

    这孩子……

    真是没法说了!

    于红艳瞪着溜圆的大眼珠子……刚才装出的那副良善,全都飞到九霄云外了。

    单手一扬,照着傅博文的脸上就是一个嘴巴子,“小兔崽子,敢泼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题外话------

    感谢病名和大海的打赏……

    还有各位的推荐票!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