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158章 云司令的家宴(二)
    米香儿在镜子里望着云景庭,“你会去刘红霞的生日会吗?”

    云老虎挑着眉,也在镜子里回望着她,“谁?你说谁?”

    “刘红霞!听说是刘副司令的女儿?”

    “噢!你今天见过她啦?你们俩聊天儿了?”云老虎有些好奇了,好像不论媳妇做什么事儿……吃什么饭了?见过谁?和谁说什么话了?他都想知道的一清二楚,“在哪儿?说的什么?”

    米香儿也没隐瞒,就把在大院里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云老虎心里有些别扭,脸上的神色也不大好看,“刘红霞真说……你是新来的保姆了?md,她是什么眼睛?”

    米香儿淡淡的,“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这才转过身,两只手捏着大辫子,饶有兴趣的望着云老虎,“……倒是有件事儿,我还蛮感兴趣的!原来这个姜婷婷很会做饭呢?心肠还挺热?一听说你回来了,就特意请假下厨,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兄妹情深啊?”

    云老虎坐直了身子,细细的端详着米香儿的神色……确定并不是试探,这才放了心,“香儿,我和姜婷婷没有兄妹之情,什么情都没有,以前我就跟你说过,女人对我来说只有三种,同志,家人,老婆!就这样!”

    米香儿儿微微一笑……当然相信丈夫!

    她对人对事都有自己精准的判断,基本上和云老虎十分相像,一旦认准了某人某事,无论别人再说什么,哪怕是故意暧昧,或是有意挑拨,在她这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会往心里去。

    云老虎不确定的征求媳妇儿的意见,“……那刘红霞的生日宴,你是怎么想的?去还是不去?”

    “我?我又不认识她,又不知道你们关系好不好,这问题……你自己决定吧!”

    云老虎沉吟了一下,“我个人很讨厌应酬,再说了……我也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除了你!”

    他在心里对米香儿是格外高看的,认为她不输于一个睿智豁达的男人,两个人智商同线,兴趣相投,眼界相同……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当然算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了。

    云老虎顿了顿,接着往下说,“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谁的生日宴也不参加,不过现在嘛……”

    米香儿侧头瞧着他……从他喜怒不惊的神色间,根本看不出什么,“所以呢?你怎么不往下说了?你又打什么主意呢?”

    云景庭摆了摆手,“算了!我再细想想!”

    米香儿真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大事儿,也就不再追问了,过来扶着云景庭的胳膊,“你爸回来了,咱们去打个招呼?”

    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门,进了客厅。

    放眼一瞧……

    云墨城正站在客厅里和姜婷婷说话呢,一听到响动,马上就转过了身,“老虎……你的伤怎么样了?”

    沈晓枫接过了话茬儿,语气也亲热周到,“老虎,你爸爸听说你在家,就特意早早赶回来了!希望咱们一家人可以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我已经给你二姐打过电话了,她一会儿也过来!”

    云墨城缓步走到了儿子身边,想要拥抱一下,又觉得有些太过感情外露,要握手,又觉得有些生疏,犹豫了半天,伸出一只大手,捏了捏儿子的肩膀……即便是这个小举动,好像父子之间好久也不曾这么亲密过了。

    云老虎也不是一个轻易表达感情的人,微微低着头,叫了一声“爸”,父子俩这就算是“久别重逢”,打过招呼了。

    云墨城将视线调到了米香儿的身上……他是个聪明人,懂得爱屋及乌的道理,儿子的心肠硬,又经历过生死,一般的事情感动不了他,唯有对这个媳妇儿如珠似宝,他自然是要迎合些了。

    微微的的一笑……这笑容在司令员的脸上已经是很难得了,“米香儿,你们都安顿好啦?我听说你母亲和弟弟也进城了?”

    米香儿客客气气的点了点头,“我还要谢谢你愿意收留我们全家!我母亲有病,留她一个人在乡下,我有些不放心!不过呢,我们也不会打扰你很久,会在外面找房子的!”

    云墨城挑了挑眉,“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收留?咱们不是一家人吗!老虎不是也在你家养过伤?你母亲不是也照顾过他?哪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顿了一顿,才又接着说,“还有!我也不大同意你们出去找房子!在家里住不是挺好吗?一家人还可以多沟通一下感情!我的意见是,你们可以在这里一直住到老虎的随军问题得到解决,到时候再搬也不迟!”

    沈晓枫很会做人,连忙补充了两句,“对!大家都是一家人!小米,别搬了!就住下!千万别客气!无论在这个家里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可以提出来,我和老云都会满足的!”

    目光四下一扫,“亲家母还没下来吗?蒋阿姨,你去叫一下!就说司令员提前回来了,想要和亲家母正式见见面!”

    蒋玉梅答应了一声,赶忙上了楼,不大一会儿,唐喜玲和傅博文就一起进了客厅。

    唐喜玲穿了一件朴素的白衬衫,下面是条黑裤子,配了一双再普通不过的黑布鞋,梳着简单的五号头,脸上清清爽爽的也没化妆品……可她身上优雅的气质格外突出,一看就是见过世面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云墨城有些惊讶……他以前对“地主阶级”的印象极为不好,心里先入为主的以为唐喜玲也会是那种骄奢跋扈,目中无人的“地主婆”,此刻一看,对方却是娇柔儒雅,行为得体的一个“小女人”。

    连忙客客气气的打招呼,“亲家母,你好,老虎在你那里养伤,承蒙关照了!”

    唐喜玲也礼貌的回应,“哪里?景庭是我的女婿,我理当尽心!倒是小女,给你填了不少麻烦吧?”

    两个人谦让寒暄了一番,这才坐进了沙发,云墨城是司令员,也算是久居高位惯了,身上自然带着一股威然,一般的人见了他多数都要低着头的,可唐喜玲却不然,微微的仰着小下巴儿,态度不卑不亢,谈吐大方有礼,不但米香儿觉得母亲进退得宜,就连云老虎也觉得这个丈母娘很是拿得出手。

    姜婷婷眯着眼睛打量着唐喜玲,脸上神色怪异,无声无息的也坐在了一边……

    云老虎见一家人都在,认为有些话应该说了,咳了一声,“爸,我这次回来的原因,你大概也听说了吧!”

    “听说了!”云墨城真心的为儿子骄傲,“军区要在全体大会上给你记功表彰,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知道吗?”

    云景庭的重点却不是表彰,轻描淡写的转过了话题,“嗯……是这么回事儿!梁师长同意我把米香儿带回来的!这是不是就说明,组织上对我结婚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态度了?香儿什么时候可以办随军?我什么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公开她的身份?我还想着……等我腿好了以后,再办一个婚礼,把她正正式式的介绍给战友!”

    他顺势瞄了一眼唐喜玲,知道媳妇儿倒也罢了,根本就对世俗这些东西不在乎,倒是这位老丈母娘有些“小心眼儿”,对这些形式上的认可看得特别重,所以必须要当着她的面谈,以便让她安心。

    云墨城也是人精,当然懂得儿子的意思,“这件事情嘛……”

    思考了片刻,也没正面回答,而是把脸转向了唐喜玲,“亲家母,有些情况,我需要跟你解释一下!老虎在结婚这件事情上,确实有些冲动冒进,具体的我就不说了,你大概也略有耳闻!反正,简而总之一句话,部队里有人对他不满,认为他胆大妄为,什么都敢做!作为一个基层干部,这对他的影响非常不好!我也不瞒你,老虎因为这件事儿,也受了不小的处分……”

    这几句话说的……很有水平!

    虽然没有埋怨和过激的言词,却把儿子的处境和付出,在亲家母的面前又都重摆了一点,言外之意:我们家儿子对你女儿也算是实心实意了!

    姜婷婷在一边听着……

    处分!

    冲动?

    冒进?

    这些都是自己的“爱人”对一个“小村妞”的付出!

    心里嫉妒的发狂,脸都绿了,本想站起来就走,可偷眼一瞄云老虎帅气的样子,屁股就沉了,腿也迈不动了,就呆呆的坐在一边瞧着。

    云墨城接着说,“亲家母,我个人的看法是,老虎毕竟还是个军人,做事情还是要内敛一些才好,你瞧,既然我已经让米香儿搬到家里来住了,虽然没大张旗鼓的公开她的身份,可也算是对她最大的一个承认吧?部队上不同于地方,有些事情咱们还是要慢慢来,别太急进吧?”

    唐喜玲低着头没说话,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女儿现在是住在司令家,可身份呢?不正式介绍谁知道是谁呀?

    她的心思也简单,就是想百分之百的为女儿争取最大的利益和地位。

    淡淡一笑,“反正,如果我家无声无息的住进这么一个农村女孩儿,不做任何介绍,外面的人大概只会说……这是穷亲戚或是小保姆!”

    再不多说了。

    穷亲戚?

    小保姆?

    云老虎的脸色不好看。

    云墨城也有些尴尬了,“亲家母,真金不怕火炼!米香儿到底是谁?早晚大家都会知道的嘛!”

    唐喜玲低着头……也不想逼得太紧,显得太过小家子气,反正她对云老虎还是信心满满的,只不过为女儿的不被公开有些抱屈罢了。

    云景庭最会察言观色,一见老丈母娘的表情,心里就明白了,赶忙立刻表态,“妈,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让米香儿受任何委屈的!我知道该怎么做!”

    云墨城皱了皱眉,“老虎,你的表彰刚下来,你可别惹祸!”

    米香儿也转向了丈夫,小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腿上,顺势摩挲了两下,语气温温柔柔的,“老虎,我没觉得有什么委屈!你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最清楚!咱不用把自己的幸福……做给外人看!”

    云老虎立刻就觉得心里敞亮了,回握着米香儿的手,使劲点了点头。

    姜婷婷讪讪地瞧着面前的一切……云景庭对媳妇儿的“好”是怎么也掩不住的,眼睛里的温柔和宠爱根本也没打算藏。

    她实在是“心如刀割”看不下去了,一转身,进了厨房……靠着门深吸了一口气,平定了一下心神,这才觉得舒服了些,“蒋阿姨,今天的饭菜由我来做,我最了解三哥的口味,知道他平时喜欢吃什么!”

    蒋玉梅答应了一声,顺势退到了旁边。

    姜婷婷开始心甘情愿地“洗手做羹汤”了,一想到云景庭会吃她做的饭,就多累都愿意,瞬间,又把刚才人家对她的白眼和呵斥忘得一干二净了。

    天色渐暗……

    大门一响……

    云景琪也回来了……

    ------题外话------

    推荐海鸥新文:《烽火佳人:少帅的神秘娇妻》

    “少帅,哪不舒服?”

    “哪都不舒服!”

    “这是怎了?”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想睡一个女人,想的全身上下哪哪都疼!”

    军医愕然。

    少帅鹰眸微眯,看向副官,“带上家伙,跟老子抢亲去!”

    副官一怔。

    抢亲?去哪抢?

    被少帅惦记上的神秘女子,一会儿是个手捧书本的女学生,一会儿又是个手持双枪的女中豪杰,这么一个神出鬼没的人找都找不到,更别说去抢了。

    东洲大地风云起,群雄逐鹿,大家都忙着抢地盘的时候,唯有少帅忙着抢媳妇儿!

    平山头,查学校,他就不信还能找不出这个人来!

    可结果呢,人找到了,少帅的头更疼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