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541章 惊心动魄的36个小时(二更)
    唐喜玲醒了,情绪激动是自然的。

    许静雅为了不给儿媳妇添堵,在病房里劝了半天,可怎么劝你都没有用,唐喜玲不见到丈夫,情绪是根本没法平复的。

    许静雅没办法了,这才来找米香儿呢,“你去看看吧!我也不敢让医生再打镇静剂了,你妈还怀着孩子呢,万一伤到了胎儿这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米香儿心里明白,如果母亲不是闹的不行了,婆婆是不会来的。

    赶忙点了点头,“那好吧!妈,我跟你去看看!”

    云老虎略微沉吟了一下,他是姑爷,去了也没法劝,如果只是呆呆的站在那儿看着岳母“使性子”,感觉上还有点尴尬,索性就不过去了,“香儿,我留在这边陪爸爸!”

    话虽然不用明说,米香儿也理解他的处境,“嗯!老虎,咱们可说好了,等我父亲一醒,你马上就回家!”

    回家养伤去!

    再不多说了,和许静雅两个人,一起奔向了病房。

    进屋一瞧……天噜噜啦,满地的狼藉啊!

    唐喜玲原本想让护士推她去看丈夫,人家没同意,她就真急了,心里笃定的以为……丈夫一定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了,更是一刻都不能等的想要见面了。

    她越激动,人家护士越不答应,越不答应,她就更激动,僵持到后来,唐喜玲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凡是触手可及的东西,全被她扫落在地,水杯,暖壶,被子,枕头,扔的到处都是,护士一见拦不住了,也躲到门外了。

    米香儿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她自己也在崩溃的边缘,一天一夜没睡觉,还要小心翼翼的应酬这个,应酬那个,本来就挺“上火”的,现在,就连自己最亲近的母亲也要“火上浇油”,她能不闹心吗?

    一个没控制住,声音就高了半度,“妈!够了!别闹了!”

    唐喜玲听到女儿的声音,一下子就呆住了,整个人像是定格的胶片似的,一动不动的瞧着米香儿,缓了几秒钟,“嗷”的一声哭了出来,这哭声里既有委屈,也有企盼,还有大难重逢之后的喜悦,反正是各种感情都有了……她刚才一直憋着的情绪,现在可算是有了宣泄口,一下就一发不可收了。

    米香儿连忙赶过去,搂着她的肩,“妈,别激动,别伤了肚子里的胎儿!”

    唐喜玲把头扎进了米香儿的怀里,用手轻捶着她的腰,嘴里有几分埋怨,“你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这一天,我和你爸在生死边缘上转了一大圈,你差一点就见不到我们了!现在倒好,你来了,也不安慰我,反而要吼我,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是我想闹吗?我是控制不住!你没在我这个境地,你一点儿都不体谅我!”

    她说这话,也不是针对女儿,就是纯粹的一种情绪发泄……唐喜玲也不知道女儿这一天都经历了什么,还没来得及问呢,光想着自己的事儿了。

    米香儿轻叹了一口气……既是母亲又是孕妇,父亲的状况还不明,在这种情况下惹对方痛哭流涕,真是罪过了。

    干脆!

    什么也不能说了!

    挺着吧!

    还要反过来哄母亲,“妈,你别激动,都是我不好!应该注意一下态度!”

    这话一出口,许静雅不愿意了……仿佛有人捅了自己的心窝子。

    她是亲眼见证了米香儿这一天一夜的经历,也知道未来的路上还有许多荆棘,米香儿现在正是最难的时候,结果呢,得不到母亲的安慰,反要回头安慰她……

    许静雅憋不住了,向前跨上了一步,“唐家妹子,这话本来我不该说,你还有一个做妈的样子吗?过去的历历种种加一起,我就觉得……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把心放到过女儿身上,光想着你自己了!”

    “……”

    “不错!现在你的心情是不好,可米香儿心里就好受吗?父母丈夫都有伤,她有多难?她就不能高声说句话?她往谁的怀里扎?她跟谁撒娇求安慰?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又哭又闹,而是稳定自己的情绪,让香儿少为你操点心!”

    唐喜玲愣了……张了两下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嘴了。

    人家许静雅说的对呀!

    米香儿也正在承受丈夫在伤病之中的痛苦,这份痛苦,一点儿也不比唐喜玲轻……

    许静雅会做人,一看对方脸色有些尴尬,赶忙又把话往回拉,“唐家妹子,你别怪我话说的重,我也是为了你好,怕你伤了胎儿!还有,陈军长的手术已经结束了,你如果真担心他,更应该安安静静的听香儿把情况给你介绍完!”

    丈夫的手术结束了?

    唐喜玲立刻将视线转向了女儿……许静雅的话她听进去了,索性也不哭不喊了,使劲抹掉了脸上的泪痕,“香儿,你爸到底怎么样了?你跟护士说,帮我找个轮椅,推我过去看看他!”

    米香儿心里清楚……如果不按她的话做,这事儿早晚没完。

    只能点了点头,“我安排一下!”

    快步走到了护士的面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妈现在情绪稳定很多,应该可以去看看我爸吧?”

    护士无奈的耸了耸肩,“病人刚才情绪那么激动,我们怎么能让她出病房?现在既然你们家属要求了,我们也不好阻拦!不过,如果再出什么状况,你们自己要负全责!”

    话一说完,转身走了,不大一会儿工夫,就推过来一辆轮椅。

    许静雅,米香儿另加护士,一起把唐喜玲从病床上挪到了轮椅上,米香儿在后面推着她,直奔父亲的病房去了。

    唐喜玲一进病房,视线先瞄到了云老虎,一看姑爷带着伤还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呢,再一联想到刚才许静雅说的话,心里感觉过意不去了,讪讪的向着云景庭一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这份尴尬很快的就被“激动”取代了……当她一看到病床上的丈夫,虽然闭着眼睛毫无反应,可至少还活着呀,心里那块大石头就放下了一大半。

    萧青山识趣儿的让到了一边儿,把床头的位置留给了她。

    唐喜玲缓缓的握住了丈夫的手,定定的瞧了两秒,才把那支大掌贴到了自己的面颊上,真实的感受着那份柔软和温度。

    她的声音压得极低,腔调里既有温柔又有哀伤……听起来让人心酸,“耀忠,还好!你挺过来了!你知道我有多怕呀?就怕你扔下我!你是个守信用的人,你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起养大这个孩子的!”

    见丈夫依旧没有反应,忍不住扭回头望着萧青山,“萧神医,耀忠这是怎么了?”

    萧青山沉吟了一下,“嗯?陈兄的麻药劲儿还没过去呢!暂时恐怕要睡一阵子,至于具体的情况吗?你还是问他的主治医生吧!”

    “不!我就问你!”唐喜玲执拗的摇了摇头,“你的医术比别人都高,我只信你的话!”

    这也是病房里所有人的心声!

    众人虽然没问出口,却将视线都调向了萧青山,静静的等待着他的答案。

    萧神医避无可避了……作为一个医生,他见惯生死,无论病情多严重,他都要直接面对,可作为朋友和家人,有些话他却难以启齿。

    他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米香儿……到底是该说?还是不该说?他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了。

    米香儿略一犹豫……有些事情没法回避,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如果迟早要面对,那么早一点总比晚了强。

    不逃避……才是一种大智慧!

    她深吸了一口气,“师父,趁着大家都在,无论我父亲的病情到底是好是坏,你就给个痛快话吧!”

    目光掠过了母亲的脸,镇定从容的继续,“俗话说的好:为母则刚!我妈肚子里还有孩子呢,我相信,无论是发生了任何事情,她为了爸的这个孩子,都会挺得过去的!”

    这话虽然是冲着萧青山说的,可明明就是点醒和鼓励唐喜玲。

    唐喜玲能不明白女儿的意思吗?

    虽然心里百感交集,还是倔强的扬起了下巴,“萧神医,香儿说的对!你放心吧,我不激动!我还要把这个孩子平安的生下来呢!这也是耀忠的心愿!”

    萧青山使劲点了点头,“那好!我就直说了!以我的观察,陈兄的状况并不是很好!给他36个小时吧,但愿他能醒过来!”

    啊?

    但愿?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再敢往下细问了。

    36个小时?

    也许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两天一夜。

    可对于某些人,某些家庭……却是惊心动魄的时刻。

    ------题外话------

    谢周美人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