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548章 魂游症
    陈耀忠的手指突兀的动了动,隐约中,眼皮好像也眨了两下……

    唐喜玲立刻兴奋的叫了起来,满怀期待的把上半身靠了过去,她多么希望丈夫醒了之后的第一眼,就能看到自己,“耀忠,听到我的声音了,你醒醒!”

    然而……

    等了两秒钟,心电图上的指数又恢复了正常平稳,丈夫的大手也无力的垂到了床边。

    唐喜玲失望的扭回了头,“萧神医,你快来看一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萧青山跨上了半步,手指轻轻的搭到了陈耀忠的脉门上,一言不发的皱着眉。

    唐喜玲急不可待的问,“怎么样?”

    米香儿更懂得人情世故……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比唐喜玲稳健很多,“妈,你别催师父!她号脉的时候喜欢安静,你又不是不知道?”

    唐喜玲不说话了,眼圈里含着泪,拉着丈夫的另一只手不松开了。

    过了良久……

    萧青山才叹了一口气,“我说的话不算,还是请主治医生过来看一看吧!毕竟这是在医院,还是要尊重人家的诊断!”

    唐喜玲忍不住了,她已经忍了一天了,刚刚见到的希望又泯灭了,心里怎么能不急?

    索性提高了半度声音,“萧神医,你也别绕弯子了!我心里最清楚,你的医术比在医院里所有的医生加一起都要高……”

    萧青山连忙摆了摆手,“话可不能这么说!中西医各有所长!单就外伤来讲,西医还是有绝对优势的!别的不说,人家为老陈开刀取出了散弹头,这就是很成功嘛!现在挂的点滴,消炎去烧,疗效也比我开药来得快!”

    “你别跟我讲这些理论!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依着你的诊断,耀忠到底什么时候能醒?我不是小孩子了,我看得出眉眼高低!你总是在回避,就是为了怕我受刺激,对吧?可这种回避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早晚我是要知道结果的!你这样拖着不讲,我心里反而更焦虑!”

    萧青山也挺难的,大概不想刺激她,赶忙妥协的抬了抬手,“唐家妹子,容我说句实话,你还说不激动?现在是在病房里,你就这么大声的嚷嚷,你让我怎么说老陈的病情?”

    他也是实在人,这话虽然没明说,里里外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情况不大好。

    唐喜玲的脸色煞白,“萧神医,躺在病床上的是我的丈夫,是我一辈子最记挂的人,他出了事,我怎么会不着急?可这并不代表我挺不过去!我知道哪儿头轻,哪儿头重!我给你交个实底儿,如果我肚子里没有孩子,我就和耀忠一起去死!谁也拦不住!”

    她深吸了一口气,“可我是一个怀着孕的母亲,对我而言,我最大的任务是保证孩子的健康和平安,我没有资格悲伤!萧神医,你就实话实说吧!别让我这么半提着心难过!”

    这一番话……把把屋里的人都说没电了,面面相觑的,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到最后,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米香儿的身上,都等着她拍板拿主意呢。

    遇到这种情况了,米香儿只能承担责任了,挺了挺肩,抬了抬坚毅的小下巴,“妈,你也是个聪明人!有些话,即便师父没明说,我想你也能看出个大概!爸的病情原本就很重,再加上又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别怪我说话难听,我以为,爸到现在还能躺在病床上,就是因为他心里有执念,放不下我们全家!”

    她语重心长的继续,“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好好的活,妈,我相信爸爸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伤心流泪和激动难过,只有你平安快乐了,才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安慰,如果我是你,不管多难,我也要挺到最后,让我的丈夫……为我骄傲!”

    云景庭定定的瞧着她的嘴型,把妻子的每一句话都“看”透了,心里不由自主的涌起了一股赞赏。

    米香儿这才转向了萧青山,“师父,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是不想让我妈太激动了,不想让她伤了肚子里的胎儿,可我以为,女人为母则刚,就算我妈有什么事情暂时想不开,到最后,也都会挺过去的!依我说,你不如就开诚布公的把我父亲的病情讲出来!也让我们大家心里早早有个准备!”

    萧青山即便谁的话都不听,对米香儿还是极为器重的。

    微一沉吟,“那好吧!我就说说我个人的意见!”

    屋里霎时间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瞧着萧青山,静待着他的“宣判”。

    萧神医轻咳了一声,“我的看法,可没有这里的医生那么乐观!我个人以为,老陈一时半会儿恐怕醒不了的!”

    这话刚说完,唐喜玲就哽咽了起来,可她紧咬着牙,用两只手捂着嘴,硬是把哭声咽回去了,眼泪“噼噼啪啪”无声的顺着面颊流下,那份隐忍和悲伤,看着更让人心酸。

    米香儿走过去捏了捏她的肩,“妈,你想喝水吗?”

    唐喜玲摇了摇头,使劲在脸上囫囵了一把,“我没事!萧神医,你接着说!我挺得住!我就不明白了,耀忠明明躺在这儿,呼吸血压都正常,甚至心电图也看不出任何毛病,为什么他就不会醒呢?”

    萧青山索性直言了,“笼统而言,外伤后出现昏迷,无疑是脑部损伤,老陈的面唇发黯,舌紫,爪甲发紫,就说明身体里有瘀,如果血淤不去,人又怎么能醒呢?昏迷多久都是他!”

    唐喜玲接着问,“既然已经知道病症了,那就可以治啊?”

    萧青山摇了摇头,“未必尽然,<济生方>里倒是有一个清化痰热,开窍醒神的方子,活血化血最是神奇,倒是可以一试,可现在的关键是怎么样才能把汤药喂进去!我刚刚观察了一下,陈军长并没有自主吞咽的意识,偶尔有眨眼,咳嗽,手动的迹象,看似个正常人,却没有再多的反应了……”

    米香儿听明白了,“师父,你的意思是……我父亲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萧神医避重就轻……还是不愿意说出“植物人”那几个字,“如果陈兄还不醒呢,我再建议做一个西医的脑电波,看看他脑部对外面情况的反应,简而言之一句话,既然人还活着,还有心跳和呼吸,我们就不放弃!医学上肯定是有奇迹的,如果一个医疗方法不行,我们就试试别的方法,最后到底是选择中医还是西医治疗?哪样对他更好?还得由你们自己决定!”

    唐喜玲听了个半懵,定定的望着女儿,“香儿,植物人是什么?”

    她也是个聪明人,也受过很高的文化教育,“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看,就是不能动了呗?”

    米香儿点了点头。

    唐喜玲又问萧青山,“那这个”不能动“的周期到底有多久?”

    萧青山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这个嘛,谁也说不准!几个月,几年,甚至一辈子,也许都会这样昏昏沉沉的一直睡着!可谁也不知道哪一天,他就会无缘无故的突然醒了!以前的老书上管这种病叫魂游症,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人还在,灵魂已经四处云游去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而痛苦治疗过程,有的家属觉得病人和自己都太辛苦了,所以就放弃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喜玲倔强的打断了,“放弃?我永远也不会放弃!耀忠都没放弃,他还躺在病床上和命运挣扎呢,还想一直陪着家人走下去呢?我凭什么放弃?不论花多少钱,不论付出多少艰难,我都要照顾他,一直到他苏醒的那一天!”

    唐喜玲的目光有些放空,柔柔的转向了丈夫的脸,声音压得极低,可态度却不容置疑,“耀忠,你是想一直陪着我和孩子们吧?那我就如你所愿!永远不放弃!哪怕你一辈子都醒不了,你也是我的丈夫,哪怕你一辈子不能再说话了,可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踏实!从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决定了,无论你身处顺境还是逆境,我这辈子都要跟着你!”

    她这一番看似喃喃低语的话,实际上是内心里最坚决的表白。

    米香儿站到了母亲的身后,“妈,你说的对,只要爸爸不放弃,只要他还有呼吸和心跳,我就和你一起陪着他!不,还有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咱们一家三口,无论如何都会把爸爸从难关里拉回来的!”

    深吸了一口气,转向了萧青山,“师父,我们都相信你!我替我母亲做决定了……关于我父亲的病,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主治医生,咱们也别浪费时间再找其它医院了,就按照你的方法治疗,无论你实施哪种方案,我们都绝对支持!就这样!开始吧!”

    她又拿出了那股果敢的魄力。

    唐喜玲紧抿着嘴角点了点头,“对!老萧,耀忠的病就拜托给你了!不管你愿不愿意给他治,反正我们是赖上你了!不治也得治!如果你有意推脱,那我就天天等着你的书房外,反正我已经想好了,只要能让耀忠醒过来,无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无论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哪怕是倾家荡产,卖房子卖地,甚至是要我的命换,我也在所不惜!”

    这也太简单明了,坚决不移了。

    病房里的人都有些动容。

    云老虎跨上了半步,“萧伯伯,尽人事听天命吧!你也别推辞了!我们心里都明白,你也不是神仙,不能包治百病,尽力就好了!”

    云景庭看似高冷狂傲,实际上为人特别细腻,这是宽萧青山的心呢,怕对方有负担。

    事已至此……

    陈耀忠的老婆孩子,甚至姑爷都表态了,又都是自己实实在在的家人,萧青山没法再推脱了,“那好!我就试一试,实不相瞒我在这做了一天,脑子里想出了几个方案!”

    这是必须的!

    萧神医虽然没冒冒失失地开口说话,可是出于职业习惯,见到疑难杂症的病人,自然而然的就会琢磨。

    唐喜玲听到萧青山这句话,一下子就有了主心骨,又或者是她已经知道了丈夫的病情,反而放松了,抬头望着女儿,“香儿,我还没糊涂到那个份上,我明白的,你这一天也忙坏了,赶紧的,带着老虎回家,你们都好好休息一下!人这一辈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慢慢的解决,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是革命的本钱,你可千万别把自己熬坏了!”

    田心儿自告高奋勇的举着手,“对!还有我呢。”

    米香儿心里清楚……如果自己不走,丈夫是一定要陪在这儿的,她是真心疼云老虎,干脆就点头答应了,“那好!我明天一早再来换你们!”

    也不磨叽了。

    拉着丈夫和二姐一起出了医院的大门……

    刚坐进车厢,她又忍不住扭头望着云景琪,“姐,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吴家那一面,你和我细说说……那个周媛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题外话------

    老陈啥时候会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