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558章 父爱
    听到孩子的哭声,每个当妈的都不可能镇定了。

    米香儿几乎是小跑着冲进了卧室……

    抬眼一瞧,云老虎正抱着儿子哄呢……说实话,他也没有哄孩子的经验,样子略显笨拙,脸上也是一片焦急,见了米香儿,立刻开口求救,“你快来看看,儿子怎么了?”

    “嗯?”米香儿没等他说完就飞扑了过去,抬手抱过了儿子,最先试了试体温……没发烧,面色也正常,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

    云老虎看到她的动作,就直接答了,“我已经检查过了,不发烧,也换过尿片儿了,我喂他东西也不吃……”

    他这个做爸爸的也懵了,各种方法都试了。

    米香儿点了点头,“别急啊!”

    抱着儿子轻摇着,在地上走了两圈……

    孩子的哭声渐渐小了,肉呼呼的小手抓着米香儿的衣襟,怎么也不放开,米香儿轻哼的摇篮曲,在孩子的脸上左亲右亲,很快的,小丰收的哭声转成了轻微的哽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米香儿。

    云老虎望着面前这神奇的一幕,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丰收到底怎么了?”

    米香儿扭回头释然的一笑,“他是不是才睡醒?”

    “嗯!”

    “没事!大概害怕发毛了!平时他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是熟悉的面孔,今天突然间看到你了,边上还没有旁人,你又不知道他要什么,慌手慌脚的,他可能有点不习惯!”

    云老虎苦笑着低下了头,“我这个做父亲的得有多失败?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我!”

    米香儿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大腿,“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不是一直在云南吗?即便是想照顾丰收,也没时间呢!以后就好了哈,等到丰收慢慢熟悉你了,也就不会再哭了!”

    云老虎瞧着膝盖上嫩白的小手,不由自主的轻握住了它,“香儿,我心里真觉得难受,好像从丰收生下来开始,就一直是你照顾他,我这个做父亲的,总像是可有可无的角色,我……愧对家里啊!”

    “这不是正常的吗?”米香儿笑着安慰,“人的精力有限,再说了社会分工不同,你是个军人,又是个领导,当然要着重于部队里的事情!你是去保家卫国啊,又没干别的,我和孩子都理解哈!你别纠结这些事情了……”

    顺势岔过了话题,“保姆呢?怎么把丰收扔给你一个人了?你还有伤呢,我得去说说她!”

    又开始护丈夫了。

    云景庭马上阻止,“这是我要求的,我想和丰收多待一会儿,保姆就把孩子抱过来了,后来丰收在这睡着了,我舍不得他走,就把他留下了!”

    舍不得?

    这也是人之常情!

    谁的孩子谁不爱啊?

    云老虎平时跟儿子相处的时间不多,所以就格外珍惜这一段时光,总想把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多看一眼是一眼。

    米香儿理解他的心情余光一瞄见桌上放了几个大苹果,索性抓起了一个,塞到了云老虎的怀里,“给!你喂儿子吃苹果。”

    云景庭有点发懵,“怎么喂呀?”

    总不能像大人似的,拿起来直接啃吧。

    米香儿递给了他一个小钢勺,“刮啊!丰收喜欢吃苹果泥!”

    这个……云老虎还真不会。

    看着钢勺琢磨了半天,这才明白了,去了一块苹果皮之后,开始猛刮苹果肉了,攒了小半勺,再一抬眼看儿子……丰收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勺子,小舌头舔着嘴唇儿,粉嫩嫩的小手迫不及待的向前半伸着,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米香儿抿着嘴笑,半调侃的逗弄着儿子,“你个小馋猫!就知道吃?苹果比爸爸都好使,是吧?不是你刚才哭的时候啦?”

    使劲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下。

    丰收下意识的躲着,眼睛还不离开苹果。

    云景庭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老婆孩子都偎在身边,这种感觉真好。

    米香儿用胳膊肘一捅他的腰,“哎,你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云老虎知道媳妇儿一天很忙,他体贴心疼都来不及,怎么还会点菜呢?随口敷衍了一下,“什么省事吃什么,吃挂面吧!炸点鸡蛋酱!”

    米香儿乖巧的答应了一声,“听你的!”

    抱着儿子起身,准备去厨房。

    云景庭喊住了她,“香儿,把儿子给我留下!”

    “啊?”米香儿迟疑了一下,“你还有伤呢,丰收一会再哭了怎么办?你好好休息吧!嗯?听话!”

    云老虎胸有成竹的抿着嘴角一笑,“我现在知道怎么哄儿子了!”

    调皮的举了举手里的苹果……那个样子就像是一个炫耀的大男孩,“我也可以做个好父亲了!”

    米香儿笑望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小丰收也真不长脸,伸出两只小手,嘴里呀呀有声,“果……果……抱……杷杷……”

    云老虎难以置信的望着儿子的小嘴,脸上带着欣喜若狂,“他说什么?他是不是说……爸爸?抱?”

    米香儿故意逗他,“我没听见啊,我只听见他喊苹果!”

    “少扯!”云景庭的声音略微提高了半度,“明明就是叫我呢!”

    负伤以后,他的脸上第一次挂上了这种既兴奋又激动的表情,张开了怀抱,“来,儿子,到爸爸这儿来!”

    忽然之间,他就像换了一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意气风发。

    米香儿真高兴,忍不住就把孩子送到了丈夫的怀里。

    一看着父子俩“和平相处”,其乐融融的样子,她的脚步就挪不动了,什么做饭,公司,烦恼……一股脑儿的全都忘了,静静的站在屋中间,享受着这一份亲子时光,同时在心里默念着:老虎,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把你的耳朵治好,就让咱们一家共同面对这个人生中最大的难关吧。

    晚饭过后……

    米香儿开始为父母准备回村的东西,进了两个人的卧室,找出了几件可供换洗的干净衣物,正要装进行李箱,突然间就想起了母亲那句话“抽屉里有你父亲的遗书”,略一犹豫,还是决定看一看……虽然现在陈耀忠没到“遗嘱”的地步,可米香儿也好奇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索性拉开了抽屉,往里面一瞧,多数都是父亲随身的常用品,除此之外,还有几本相册,简单的翻了翻,里面都是两个人年轻时的照片。

    相片里,唐喜玲还稚气未脱,更多的穿着是学生装,陈耀忠还是个军人,军装下威武的身形和帅气的五官,简直就吸精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有一张照片最为醒目,陈耀忠穿着一双锃亮的皮靴,披着军大氅,左手拿着马鞭,右手牵着缰绳,回头望着马上的唐喜玲……即便只是一张年代久远的黑白照片,也依旧可以看得出,两个人眉目间都是满满的情意和幸福。

    再翻过照片的背面一看,字迹遒劲的写着日期,落款:玲儿小照于西郊,第一次骑马!

    宠爱之情溢于文字。

    米香儿定定地瞧了一会儿,感慨于父母的情深,还有时光的飞逝。

    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才打开了遗嘱。

    只见上面言语不多,你就是陈耀忠惯用的老式语气……

    香儿吾爱: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勿伤怀!

    人总有一死!

    我一生任意枉为,没什么遗憾的……唯有对你们母女,命运争不过时事,我没尽到呵护的责任,蹉跎了岁月,徒留了伤悲。虽非本意,然,抱撼终生。

    往事随风,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要在我死后,尽量给你们安稳富足的日子。

    为此,我已经把所有的财产都转到了你们的名下,如一切平稳过渡固好,如果有什么差池,请你联系在美国的上官鹤翔,(上官滢儿之祖父)他乃我多年老友,又尽得我所托,当尽一臂之力。

    浮生若梦!

    吾幸!

    至少我在人生的最后这一段,还跟你们有过交集,还见到了你的丈夫及孙子,甚至,又在人世上留下了一个未出生的小生命……我暗自希望,他会像你一样坚强勇敢,你们手足情深,将来能互相支持关照,成为最好的朋友和家人。

    祝福万千。

    纸短情长。

    此生……我走的早,必在来世等着你,再续父女的情缘,护你一世周全!

    父笔

    米香儿握着信纸,心里感慨万千,一半是为了父爱而感动,一半是为了未来担忧……

    上官鹤翔?

    难道……父亲已经预见了即将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