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618章 穷凶极恶的最后挣扎
    陈嘉梅打算孤注一掷……

    想要的钱没有了,哥哥“背叛”了,护照也被人家扣在公安局里,甚至还有人追着她屁后打车祸的官司……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把她推到了崩溃的边缘。

    陈嘉梅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向着电话嘶吼,“我永远都不会输!我永远不要做米香儿的影子,我要比她活得更好!”

    “啪”的一声摔掉了听筒。

    还觉得不解气,大力的挥舞着胳膊,扫掉了茶几上的杯碗……瞬间屋里“乒朗乓当”的一片狼藉,白色的碎瓷片铺满了地面。

    陈嘉梅红着眼睛四处看了看,就奔到床边,在床下拽出了一个大背包,飞快的拉开拉连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回手又抓起了听筒,“喂,前台吗?能麻烦你帮我找一辆小车吗?”

    省委招待所的条件当然不错了……又拿她当贵宾对待,“请问您什么时候需要?”

    “越快越好!我马上就要用。”

    “请你稍等一下,我们帮忙联系。”

    陈嘉梅放下听筒,想了想,又拉开了抽屉,在里面取出了一把带鞘的匕首。

    这是她防身用的。

    做了亏心事儿的人,心里自然总发虚,时时刻刻都觉得有人要害她,当然要在身边藏把利器了。

    她像个疯子似的,双手把匕首抱在胸前,目光直直的望着墙角……整个人好像没了魂儿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忽然响了,陈嘉梅赶紧抓起了听筒,“喂?是我!”

    对方响起了前台礼貌的声音,“陈小姐,您要的车我们已经联系好了,就在楼下!您随时可以用!”

    陈嘉梅点了点头,“好。”

    连个“谢谢”都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把大背包往肩上一背,又回头向着房间里瞧了瞧……手在门把手上迟疑了片刻,才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把匕首往腰间一插,一扬头,大步出了房门。

    她坐进小轿车的后排,随手把背包放到了座位上,这才抬头嘱咐司机,“滨江路12号!”

    司机客气的点了点头,“您好,是去友谊宾馆吗?”

    陈嘉梅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对!不过,你别停在宾馆的门口!停到前一条街边,我想自己走过去!”

    司机一看她那副粗鲁的样子,也懒得跟她对话……工作职责使然,只能照办,“那好吧!”

    一踩油门,直接奔着友谊宾馆去了,到了附近,果然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旁边,下巴向前一点,“喏,您瞧,拐过前面那个大钟楼,走不到100米就是友谊宾馆了!”

    陈嘉梅抻着脖子往外瞧了瞧,从车里根本看不到宾馆,这才放心了,拍了拍身边的大背包,“我先把包留在这儿,马上就回来!你可千万不能离开,一步都不能走!”

    霸道的又补了一句,“即便是上厕所也不行。”

    她压根儿就不会尊重人。

    司机心里暗骂了一句,“我x你妈的,上厕所都不行?”

    脸上还得保持着笑……那个年代的人都极为单纯,对待工作也热诚,不管怎么说吧,陈嘉梅毕竟是单位派下来的任务,咬着牙也得完成了,“那好!我就在这儿一直等着!”

    陈嘉梅傲慢的一挑眉,转身下车了……到了友谊宾馆的前台,开口就直接问,“陈嘉轩还住在304吧?怎么走?”

    服务员虽然看她神色有异,可说话却挺有条理,客人的姓名和房间号说的都对,也没法再质疑了,“楼梯在饭堂后,到了3楼右拐就到了!”

    陈嘉梅点了点头,直直的就上楼了,走廊上也没遇见什么人……友谊宾馆在城里算是条件非常好的老字号,说句不好听的话,一般人也住不起。

    按着门牌找到304,见左右无人,把腰间的匕首掏出来了,往身后一背,这才摁响了门铃。

    天也不早了……

    陈嘉轩没出门,已经吃过了晚饭,正和上官滢在屋里聊天儿呢,一听到门铃,就要起身开门,上官滢比他动作快,“我去吧,大概是我要的茶水来了。”

    快步走过去开了门,抬眼一瞧,不禁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她和陈嘉梅以前在美国早就认识的。

    陈嘉梅瞧见了她,也冷笑了一下,“这么晚了,你还在?”

    干脆向前一步直接进了屋,“你是不是贪图我们家的财产,主动要勾引我哥呀?”

    这话说的真难听!

    上官滢不吃亏,直接回呛道,“放屁!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为了钱什么禽兽不如的事都敢干?我没你那么下作。”

    陈嘉梅一向霸道惯了,“上官,你敢骂我禽兽不如?以前小的时候,连你爷爷都是看我的眼色,现在,我失势了,没钱了,你们就狗眼看人低了?要对我落井下石?你才是下贱的臭婊……”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上官莹抡圆了手臂,直接给了她个大嘴巴子,“姓陈的,你说话不留口德,做事嚣张跋扈,早晚要受天谴,死了都该下地狱!”

    陈嘉梅被打懵了……印象里这辈子还没挨过打呢,单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阴恻恻的一笑,“你敢打我?”

    话音刚落……

    合身就向上官滢扑了过去……

    上官滢也没怕她,挺肩就要“应战”,忽听得身后的陈嘉轩低沉着嗓音喊了一声“小心!”,紧接着,一条高大的身影直接扑了过来。

    上官滢下意识的一回头……心里还有点儿纳闷儿呢,陈嘉轩这是干什么?

    余光一瞥,直接陈嘉轩额头上的青筋暴突,张开双臂仿佛要护着自己。

    就这么一个眨眼的功夫……陈嘉梅已经将匕首恶狠狠的向着上官滢的小腹扎了过去。

    陈嘉轩怕伤到上官,干脆挡在她面前,这一下就直接扎进了后腰。

    他只觉得腰间一疼,身子仿佛像是个漏了气的皮囊,所有的精力都随着伤口飞速而出,他的四肢酸软无力,好像连抬抬手都费劲,索性就挡在上官莹的面前,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护着她。

    陈嘉梅不依不饶,像疯了似的,拔出了匕首,又接连的捅了几刀,嘴里不停的叫嚷着,“我让你告我?我让你破坏我的计划?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该死!”

    陈嘉轩的身子一点点瘫软了,重重地压在了上官滢的肩上。

    上官滢拼尽力用身体撑着他,唯恐自己一闪开,陈嘉轩就会摔到地上,嘴里还不停的高声呼救,“来人呐!快叫救护车啊!”

    走廊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快速的奔了过来,各个房间的门也相继打开,里面探出了一个个小脑袋,“出什么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

    陈嘉梅本来还想继续行凶,一看面前的情况,也怕被当场抓个现行,只能转身就跑。

    上官滢想拦她,被陈嘉轩一把拽住了,用仅有的力量说出了几个字,“危险!她有刀!别去!”

    这是实实在在的担心!

    上官滢怎么会不懂呢?

    侧头瞧着他惨白的脸和嘴角渐渐溢出的鲜血,心渐渐下沉,手脚也冰凉了,“陈大哥,你傻么?你干嘛扑过来救我?”

    陈嘉轩没答,高大的身子一点点瘫软在了地板上。

    上官滢跪了下去……把他的上半身小心翼翼的揽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的仿佛怕会弄疼了他,嘴里轻轻的安慰,“陈大哥,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你再挺一挺,你再挺一挺!”

    陈嘉轩无力的想要做出个笑容,可是嘴角只牵了一半,仿佛就像定格了一般……不动了。

    他后背狂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襟和地面。

    上官滢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向着围拢过来的人群狂喊,“快叫救护车啊!快!”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泪水顺着面颊而下,一点点的滴到了陈嘉轩的脸上,混合着他嘴角的鲜血,在他苍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陈嘉梅趁着酒店里乱成一团,快步的出了大门,随手脱下了染血的外套,合着匕首往垃圾箱里一扔,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轿车前,开门往里一坐,迫不及待的催促,“司机!快开车!”

    司机迟疑了一下,“我好像听见酒店那边有吵声?”

    陈嘉梅板着脸,“和你有关系吗?你现在的工作就是给我开车。”

    司机没办法了,踩了一脚油门儿,车子缓缓前行。

    陈嘉梅气急败坏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去四园村!马上!快!”

    ------题外话------

    今明两天搬家哈,不一定有二更,只能尽力了!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