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706章 妻奴(二更)
    陈耀忠扭头一看,“老虎,怎么是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云景庭笑了,“没呢!今天我姐和田心儿结婚,米香儿也跟着也张罗了一天,她怀着孕呢,身子沉,回家就累了,睡了一觉,这不,刚醒就饿了,我去给她做点饭!”

    陈耀忠觉得欣慰,姑爷这么疼女儿……他能不高兴吗?

    拍了拍云老虎的肩,“我知道你对香儿好!老虎,平时也就罢了,女人怀孕的时候,咱们男人要多出点力,你说对吧?”

    自嘲的笑了笑,卷起了袖口,“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了,以前是两手不沾厨房的水,现在呢?还得半夜给媳妇儿做面条呢!我觉得……这就是做男人最大的光荣!你想啊,你把媳妇儿踩在脚底下,当成丫鬟了!那你是啥啊?级别也高不到哪儿去!可如果你把媳妇儿当公主,那你就是驸马!再往上说一点,你把媳妇儿当贵妃,那你就是皇上!”

    云景庭笑了,“爸,你不用劝我,我有这自觉性!我现在恨不得把米香儿当成太皇太后照顾着,唯恐她有一丁点儿闪失,没办法,谁让她肚子里还带着个小的呢!”

    调侃的一挤眉,“怎么的?爸!这大半夜的,你也到厨房来给贵妃做晚膳了?那正好!咱们互相协作吧,一起做顿饭!”

    陈耀忠打了个哈哈,“这个可以有!”

    转身当先奔了厨房。

    云老虎跟在他身后,小声的又问了一句,“爸,你今天打算做什么呢?”

    “鸡丝面,你呢?”

    云景庭答得随意,“米香儿想吃凉拌土豆丝儿,糖醋口的!要不,我给你也带一份?”

    陈耀忠也张口就来,“嗯!行啊!土豆丝可以,但是我不要糖醋的,小玲自从怀孕以后,就不能再吃酸的了,她喜欢辣!你另外给我拌一个咸辣口的!作为交换,我再给你带一碗鸡丝面!”

    “太好了!爸,真不是我说,你做出来的汤面味道确实正宗!不过,照顾孕妇呢,不能吃的太单一,你还得再学着做几个小菜,我先给你讲讲土豆丝儿吧,怎么做才能好吃呢……”

    “……”

    翁婿俩两人在外面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更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英雄……可此刻呢,嘴里说的却都是做饭经,还边走边交换上心得了。

    真进了厨房。

    翁婿俩各占一片天地!

    陈耀忠站在锅台边,烧水,下面,云老虎站在案板台边“玩”刀工,那土豆丝和鸡丝切得,绝不比饭店的水准差。

    陈耀忠边看着面条的火候,边扭头望着女婿,“哎,行啊,水平不错嘛!”

    云老虎傲娇的挑了挑眉,“那是!不管怎么样,我也受过特种兵的训练嘛!连刀都用不好?那不是丢人了吗?”

    陈耀忠觉得有点尴尬,讪讪的咳了一声,“我是在德国念的军校啊,那里没教怎么用菜刀!你们的部队才是小米加步枪!”

    云老虎低着头笑,“爸,切不了菜就说切不了菜,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哈!别扯上政治立场!你们那个时候的确实没小米加步枪,你们是飞机加大炮!可结果呢,内战不也一败涂地了吗?我们就是两把菜刀闹革命,怎么样?我们赢了天下!这才是本事!”

    陈耀忠不爱听了,“不以成败论英雄!还是要看细节的……”

    云景庭不服,“细节怎么了?你们那时候确实有好些将领是国外名牌军校毕业的,可结果呢?咳咳……”

    他不说了!

    见好就收了!

    怕把陈耀忠说“急眼”了!

    赶忙聪明的改了话题,“爸,米香儿最近不怎么晨吐了,饭量好像也稳定了些,不过呢,她的腿有点儿肿了,你有什么消肿的好办法吗?”

    一提女儿……

    陈耀忠就忘了那些“功名”之间的计较,立刻正色起来,“啊?她现在的月份还小,不应该腿肿啊!老虎,这你可得重视起来!平时给她多做做腿脚按按摩!这是非常关键的!女人怀孕很辛苦,你想想,那么两条小细腿儿还要支个大肚子!身体肯定承受不了了!要适当的舒缓一下经络!”

    陈耀忠轻叹了口气,“唉!老虎,我不怕你笑话,我有的时候看见小玲那个样子,我都想……如果我能替替她,那该多好啊!”

    云老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爸,我也这么想过。”

    翁婿俩一起会心的笑了。

    一对儿妻奴。

    陈耀忠来了兴致,“老虎,反正现在也没事,咱俩少喝一口?”

    “这可不行!”云景庭赶忙摆了摆手,“我萧叔叔不是说过了吗?你的病……忌酒忌烟!”

    “那是过去,我现在病好了!”

    “病好了也不行啊!”云老虎梗着脖子瞧着他,“你跟我在这喝了,回去身上一股酒味,妈一闻,还不得跟你急?”

    顺势又将了他一军,“如果你敢对这个后果负责任,我是没关系呀,喝吧!”

    陈耀忠没话了。

    他怕媳妇,气管炎,整个家都知道。

    可他为了维护自己在姑爷面前的尊严,故意冷冷一笑……来了个混淆视听,声东击西,“老虎,你少跟我来这一套,我心里明白,你是怕喝了酒,米香儿回去骂你,是吧?那算了,我成全你,为了不让你们两口子打架,别喝了!”

    云景庭笑得肩膀都抖了,“对!对!对!爸,你说的太对了,你老人家真圣明!”

    他怕陈耀忠面子矮,下不来台,再不调侃了,低着头,又开始认真的切起了菜。

    不大一会儿……

    两盘土豆丝儿切出来了,云老虎负责调味,一份酸甜的,一份咸辣的,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

    陈耀忠的面也做好了,又特意加了四个鸡蛋,分盛入两个大碗里。

    翁婿俩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那得了!明早见!”

    各自端了个托盘儿,回自己的房间了。

    云老虎进了门,抬眼一瞧,媳妇儿正偎在床头看书呢。

    他心疼的赶忙“嘶”了一声,“香儿,我说你多少次了,怀孕的时候,不能总看书,对眼睛不好!你不听我的话,以后是要闹毛病的!”

    米香儿抿着嘴笑,“我没那么娇气呀!再说了,我不看书干什么,一天总在床上躺着吗?大眼儿瞪小眼的望天棚?你可别忘了,我现在的本职工作就是学生,主要就是学习!我不趁着现在多看些书,等到生孩子的时候再一耽误,那不是要落下很多的课?”

    云老虎端着托盘走到了她的面前,“所以我说呢,你就别太要强了!要不然,干脆休一年学,千万别把自己累坏了!”

    米香儿执拗的摇了摇头,“我不!我们班里也有大肚子的学生!人家都没休学呢!我比她差什么?更何况我现在还没显怀呢,休学在家呆着干什么呢?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云老虎立刻妥协了,息事宁人的摆了摆手,“你可别情绪激动啊,这样容易动胎气!我就是提个建议,你不听就拉倒!行了!别说了,赶紧吃饭吧!”

    米香儿起身要下地。

    云老虎拦住了她,“你就在床上吃吧,我给你端着!”

    这伺候的可是真到位了。

    云老虎对媳妇儿是真体贴!

    夫妻情深!

    米香儿也一样心疼他,“你傻呀,端着托盘不累呀?”

    话一说完,起身就下地了。

    云老虎赶忙伸出一只胳膊,扶着她去桌边小心坐稳了,这才又摆好了碗筷,“嗯?吃吧?尝尝味道?不够酸?我再去取点儿醋!”

    米香儿调皮的吸了吸鼻子,“够酸了,我在这儿都闻到醋味儿了!”

    她是不愿意来回折腾丈夫。

    顺势看了一眼鸡丝面,“这是我爸的手艺吧?我一看这里面的香菜就知道!我妈就不喜欢吃香菜根儿,所以,每回我爸做面,他都只放叶!”

    云老虎爱怜横溢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还是我媳妇聪明!观察入微,一语中的!”

    米香儿抬眸瞧着他,“这有俩鸡蛋呢,给你一个。”

    用汤匙盛着鸡蛋,送到了云老虎的嘴边。

    云景庭心里美滋滋的……不是为了这一个鸡蛋,而是因为媳妇心里有他。

    他也没推辞,知道推迟也没用,张口就把鸡蛋吃了,“嗯!真香!”

    云老虎借着米香儿低头吃面的功夫,索性蹲下了身子,褪去了媳妇儿的拖鞋,把她的两只脚搭到了自己的膝上,轻轻地按摩了起来……

    米香儿低头瞧着他宽阔而结实的肩,只觉得胸口处荡着一汪春水……

    那种感觉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