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小佳妻 > 正文 712章 云景琪怀孕(二更)
    接下来的日子……

    陈耀忠深深体会到了:女人想做一个母亲,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除了10月怀胎的各种状况之外,生完孩子了,也有一关一关的要过。

    唐喜玲手术过后。

    紧接着……各种繁杂的事情接踵而来:拔尿管,排恶露,这些稍微过去点了,又得密切观察刀口会不会感染,按时清理排脓,眼瞧着稍微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得担心下奶的问题。

    陈军长虽然不会煲汤做饭,可全家人基本上都出动了……许静雅换着样的送汤送饭,今天鲫鱼豆腐汤,明天猪蹄黄豆汤,后天又煲了两只老母鸡。

    大恩不言谢!

    陈耀忠两口子虽然没说什么,却把这份心意都记在了心里。

    本来嘛!

    许静雅只是亲家,也不欠他们什么,没有义务精心照料。

    人家这么做,都是一番人情。

    陈耀忠完全尽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也享受照顾媳妇的乐趣……一天24个小时待在医院里,晚上就蜷缩在那张小床上,只要听到唐喜玲翻身说话,马上就蹦高跳起来,极尽周到的服侍。

    说实话……唐喜玲这一辈子做人可圈可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不算是一个好母亲,可她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找对了个男人,所以,眼看着年纪渐大,日子却越过越好了,仿佛被宠成了一个“老”公主。

    老天是公平的!

    这也算是补偿了她独自把女儿养大的艰辛吧?

    十天之后……

    唐喜玲出院了……正赶上12月末,天气阴冷,按照东北护理月子的规矩,当然是要保暖啦,要不然孕妇会做病。

    陈耀忠心疼媳妇,弄来了一套行头……唐喜玲穿在身上以后,众人一看,不由得都笑了。

    许静雅笑呵呵的打趣,“唐家妹子,你可别怪我说话直,你这一身扮相,远远的看去……我还以为是什么珍稀动物呢!”

    唐喜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也笑了……只见她头上戴了个狗皮帽子,帽檐压得极低,挡住了整个额头,帽遮也拉下了,将她原本不大的小脸儿捂得严严实实的。

    陈耀忠为了给媳妇儿保暖,当然舍得下血本儿了……买了个狐狸围脖系在颈间,身上还穿了件快拖地的貂皮大衣,这么毛茸茸的一身,离远一看,可不像珍稀动物吗?

    唐喜玲回头埋怨丈夫,“你瞧瞧我穿的……简直就像是解放前的暴发户,地主婆!”

    陈耀忠眯着眼睛瞧着她,温柔体贴的一笑,“管那么多呢?暖和就好!最主要是别受风!受风要得病的。”

    他把儿子裹在了蓝色的小襁褓里,自己结结实实的抱着,不让别人插手。

    一行人出了病房和医护人员道别。

    陈耀忠为人大方,准备了好些红包,逢人就发。

    可那个年代的人都单纯……医护人员目的就是救死扶伤,人家自然全推辞了。

    推辞归推辞。

    小护士们都很高兴,至少,这是对他们工作上的一个肯定嘛!

    出大门的时候,陈耀忠故意走在前面……为媳妇儿挡风,米香儿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扶着唐喜玲,许静雅拎着各种用品,几个人一同上了车,直接回家了。

    进了房间一看,卧室里也改头换面了……窗户为了防风,遮了一层厚厚的窗帘,屋里的炉火烧得正旺,被窝里放着暖水袋,丈夫像伺候太后一样小心翼翼的把她扶到了床边,恨不得为她宽衣解带。

    唐喜玲环顾四周,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和她第一次生孩子的待遇迥然不同,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此圆满了。

    晚上……

    云景琪和夏忠诚来了……为了表示对米香儿母亲的重视,她们当然要第一时间赶来探望了。

    云景琪笑望着陈耀忠,“陈伯伯,能给我抱抱小宝吗?”

    自从到了家,陈耀忠抱着孩子就没放过手……

    陈军长笑眯眯的把儿子递了过去,虽然明知道云景琦是个稳重的人,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声,“小心点儿啊!”

    云二姐把孩子抱在了怀里,嘴里啧啧有声的逗弄着,“哦,哦,小宝,真乖耶!”

    “他小名叫坚强!”陈耀忠赶忙接话,“可乖了!压根儿就不怎么哭!总是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四处看!”

    云景琪接着夸,“这孩子真漂亮,你看这眉眼,再看这五官,长大了准保英俊潇洒……”

    陈耀忠没忍住,“那是!肯定错不了,看看香儿就知道了!我老陈家的孩子,长的都标致。”

    云景琪伸出一根指头,逗弄着孩子的小下巴,陈坚强立刻缩着脖子,眯着眼睛,咧开没牙的嘴笑了。

    云二姐会说话,“瞧瞧我们小坚强,多聪明啊,这么点儿孩子就知道躲人了!”

    陈耀忠在一边猛点头,“呵呵!聪明着呢!”

    唐喜玲实在听不下去了,“耀忠,没有你这么老王卖瓜的啊!”

    陈军长还不服了,敛住了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的答,“我这是实话实说!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云二姐皱了皱眉头,急着忙慌的把孩子往陈耀忠的怀里一塞,扭头就奔出了房门,紧接着,屋外传来了一阵干呕声。

    陈耀忠愣了一下,这才把视线转向了夏忠诚,“小夏,景琪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怀孕了吧?”

    夏忠诚难掩兴奋之情,单手插在裤袋里,使劲点了点头,“嗯!陈伯伯,景琪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