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蛮娇 > 第二百零四章 烧鹅
    李德妃听到丹枝上镇国将军府的风声,也急忙将四皇子招了过来。

    四皇子却鄙夷道,“老三也就这点能耐,只会把主意打到女人的身上。”

    李德妃急道,“不管怎么样,对方已经出手,跟镇国将军府搭上了关系,已经先了我们一步,还是要想想法子才好。”

    在李德妃的思想中,用什么手段不要紧,关键是有效,这一点与她那自命清高的儿子不一样。

    四皇子也怕自个老娘瞎出手,坏了他的计划,思忖片刻稍稍透露。

    “我的人在蹴鞠队里,与那蛮家老五成了好友,母妃你就别瞎操心了,儿臣自有分寸。”

    李德妃与那万贵妃不一样,万贵妃从小跟着她那学富五车的爹,学的是朱子理学,讲究三从四德,这夫指望不上,就一心一意听儿子的话,给儿子谋划。

    李德妃却始终觉得男儿粗鲁,不及女子来个细致。

    就譬如此时,四皇子道他的人,与蛮昱旭拉上了关系成了朋友。

    李德妃却觉得,朋友关系是天底下最不可靠的关系。

    关键时刻,有多少人真正能为朋友两肋插刀插朋友两刀的到是屡见不鲜。

    她要用自个的办法,来助她的皇儿登上九鼎。

    她所谓的办法与三皇子一样,就是结亲,与对方扯上姻亲关系,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才是最好的牵绊。

    李德妃瞧中了蛮清惠,当然并未肖想把她给自己的儿子当侧妃,蛮家那个老婆子,不可能把孙女送给人当小妾。

    并且她自个也有些瞧不上蛮清惠,小小庶女怎配给她高贵的孩儿为妃

    哪怕只是个侧妃之位,也非三、四品官家嫡女不可。

    她呢想把蛮清惠配给自个的侄儿,安阳侯府除了世子之外,也有好几个庶子呢

    当然,蛮家那老婆子若是看不上庶子,她嫡亲的妹妹家中,还有两个嫡子未娶。

    总之,李德妃已视蛮清惠如囊中之物。

    话说蛮昱旭,这日因为沉迷于蹴鞠错过了午膳,想起那摘星楼的烧鹅味道不错。

    遂遣了小厮,跑了趟摘星楼。

    等他洗漱完毕,吹干了乌发,换上了清清爽爽的监生服,小厮也从摘星楼买着烧鹅回来了。

    蛮昱旭是摘星楼的常客,经常来这里买烧鹅,今个过了饭点了,还剩下最后两只烧鹅,掌柜的就一并送给了他。

    摘星楼的烧鹅又肥又大,蛮昱旭与小厮两个也只干掉一只,余下一只看着有些腻。

    晚膳断不能再吃烧鹅了,扔掉了怪可惜的。

    蛮昱旭想起祭酒大人也爱吃烧鹅,上回祖母生日,自个还没好好谢谢顾大人,不如就拿这烧鹅借花献佛一回。

    打定主意,拎着烧鹅就出门了。

    祭酒大人自不会与他们这些监生住在一处,穿过月亮门,绕过后头的湖泊,那里有一排房舍,顾祭酒与一应大人都在那处歇息。

    蛮昱旭大步沿着湖畔走到那处屋舍,祭酒大人就在倒数第三间屋里歇息。

    走到一丛湘妃竹拐角处,迎面过来一人,那人走得极快,又有那一丛竹挡着,手上的烧鹅差点撞了人家一脸的油。

    幸好他有一些武功底子,脚下一错,愣是从那人身旁挤了过去,烧鹅弄脏了她一点点的衣角。

    那人怒目而视,蛮昱旭看清来人,却让脸上的怒意收了去。

    “原来是你啊,呵呵”

    每回撞见他都要倒霉,上一次撞翻了她的点心,这一回又弄脏了她的衣裳。

    顾朝风一脸嫌弃的抖了抖衣角。

    蛮昱旭赶紧将烧鹅往她丫鬟手中一塞,转身就要跑。

    上回撞翻一盒子破点心,这黑心的丫头,要他赔了三盒。

    这会弄脏了她的衣裳,还不知道要他怎么陪呢,与其等她狮子大开口,不如自个先发制人,给她一只烧鹅。

    “站住”

    顾朝风杏眼瞪得老大。

    “把你的破鹅拿回去。”

    谁稀罕

    蛮昱旭倒退两步,“这鹅送给你了,我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那叫跑得一个快。

    顾朝风瞧瞧跑的风一般的人,再瞧瞧丫鬟手里的那只烧鹅。

    头上的黑线整摞的往下掉,弄脏了她的衣角,把烧鹅塞给他算怎么回事

    蛮昱旭一口气跑出去老远,确定后面没人追上来,才放慢了脚步。

    轻吁了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水。

    这丫头果然是个黑心的,弄脏了一点点衣角,回去让丫鬟洗洗就好了嘛,赔她一只烧鹅还不满足。

    幸好自己跑得快。

    顾朝风拎着烧鹅来的顾祭处,顾大人抚掌大笑。

    “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你这丫头居然晓得,给为父带只烧鹅过来”

    顾朝风撇撇嘴,“路上捡的。”

    心下却疑道,“那货拎着烧鹅往的就是这处,该不会本来就是送给爹的吧”

    心下冷哼,这顺水人情道做得好。

    顾父不晓得她心里的小九九,卷了衣袖接了一句揶揄她,“哟,我闺女运气可真好,走路还能捡着烧鹅,在啥地方捡到的告诉为父,待为父也去捡它一只。”

    顺手接了那烧鹅。

    那肥嫩嫩的烧鹅冒着油光,香味只往人鼻孔里钻。

    倒是把顾大人的馋虫给勾了出来。

    “去隔壁把你黄伯伯叫过来,我们喝两盅。”

    又道,“还是我去吧。”把烧鹅复又递给顾朝风的丫鬟,“整好装盘。”

    待顾大人喊了隔壁的黄大人过来,一只烧鹅已经切成了均匀的块状,整齐的码在白瓷盘里。

    鸭肝,鸭心,鸭胗,鸭头鸭爪子,码在了另一只盘里。

    一坛女儿红也给隔水温好了。

    收拾一新的屋子里,飘荡着酒肉的香味。

    顾朝风向黄大人行了礼,带着顾大人的脏衣服走了。

    黄大人叹道,“顾兄生了个好闺女。”

    顾大人也觉得自家的闺女生的真真好,不过旁人这么说总要谦虚一番的。

    “哪里,哪里,像个野小子一样,你嫂子就怕她嫁不出去,整天在我耳朵跟前嘀嘀咕咕的。”

    顾朝风的母亲第一胎生了个闺女,隔了十二三年才生的一个儿子,顾朝风从小就被她爹当儿子般养的。

    天才本站地址。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