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艳的他 > 105.Chapter105 番外十一
    写手们都靠订阅过日子,请大家支持正版!

    盛星河径直绕过她,脚步不停。

    “盛星河!你非要跟我作对吗?”

    这回说话的不是孙倩,而是走廊外暗自得意,欣赏那“雨里罚站”的姚菲。

    姚菲的小皮鞋一步步踏在地上,缓缓上前,“盛星河,上次看在孙倩的面上,你帮詹程程我都没说什么,但你也别太过了。”

    她挑了挑眉,继续说:“盛星河,我知道你们盛家背景硬,一般人惹不起,可我们姚家也不是吃素的,你真要闹得那么难看?”

    盛星河看着她,居然笑了,“姚菲,我很少讨厌女人的。但不得不说,你是最令我讨厌的那一个。”

    “盛星河!”姚菲怒喝,活这么大,她还从没被人说过讨厌。盛星河倒是笑得愈发灿烂,“还有,姚家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要不,你就拿到我面前,看能不能把我盛星河吓死。”

    话落大步而去。

    ※

    天色乌压压的,寒风凛冽,操场上水渍遍地,大雨倾盆,像是苍穹破了个窟窿,千万道雨线砸向地面。

    盛星河冲到升旗架下时,詹程程早已被淋的浑身透湿,但仍是保持着孤立笔直的姿势,一如骨子里不屈的意志。

    盛星河冲过去嚷:“你傻吗?木头脑袋啊,走啊!”

    詹程程纹丝不动。

    盛星河更大声,“你他妈要在这干嘛!站一天还不够,下这么大雨,想淋死是吧!”

    风大雨寒,詹程程已经冻得嘴唇发乌,她仍寸步不移。

    盛星河终于被她激怒,他拽住她手腕,“詹程程!你倔什么倔!你以为你这样就代表正义了,你给我滚回教室!”

    而随着他的爆发,站了一天的詹程程也终于爆发出所有情绪,她甩开他的手,“我不走!”

    她几乎是吼出来的,“我没错!我不走!!”

    “回了就等于认罪。我没罪,我不认!!今天别说是教导主任,就算校长,市长,省长,国家主席,站在我面前,我都没有错!!!”

    “抄了就是抄了,任何人都不能把这个事实磨灭!!”

    “不能!!!”

    ……

    两人就那么淋在雨里,向对方嘶吼。

    寒风暴雨打到身上,盛星河气到极点,他指着詹程程,“好,好啊……”

    下一刻詹程程一声大叫。

    盛星河猛地倾过身,一只手将她拎了起来!

    ※

    詹程程是被盛星河拎到教室的,所谓的拎,就是一只手将她提起来,夹在臂膀下,参考女性拎单肩包的姿势。

    詹程程当然有反抗,可她那细小个头哪敌得过盛星河,盛星河就在学校一路惊诧的目光中,拎包裹般将詹程程丢进了教室。

    在外风吹雨淋一天,进入教室的詹程程浑身湿透,头发凌乱,远比上次在卫生间被人袭击更为狼狈。

    班上同学看到她进来眼神各异,甚至还有声笑传来,“哟,程程同学回来了?是终于想通了,准备向我道歉吗?放心,我这个人很大度的,只要你认错,我不会跟自己同学真计较的。”说话的是姚菲。

    詹程程没有理她。

    姚菲也没有生气,只笑着,意有所指地说:“好啊,你就继续坚持吧,看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姚菲说完,心满意足地坐了下去。

    詹程程跟着坐下,可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同桌周蒙趴桌子上,肩膀一耸一耸!隐约有抽泣声传来。

    身后江奇低声道:“不知道是谁把周蒙衣服划破了,她……”

    詹程程低头一看,周蒙趴在桌上,背上搭着一件外套,像是用外套遮羞,她掀开了外套一侧,就看见里面的贴身衣物,被人从后面划开,那锐利的口子,应该是小刀之类的利器,口子就划在背心正中的位置,那刚好可以露出里面的内衣带,十六岁的女孩,被人当堂划破衣物露出内衣,还被无数同学看到,包括男生,这该是怎样的羞耻!何况还是这么害羞内向的周蒙!

    詹程程猛地看向姚菲,姚菲的反应无辜又惊讶:“呀,周蒙是怎么了?为什么哭啊?”

    詹程程的手都捏成了拳,姚菲是故意的,周蒙背后的口子,一定是姚菲找人趁周蒙不注意划开的,就因为周蒙是自己的朋友,上次卫生间事件周蒙还给自己做过证,姚菲这就是报复!

    从未有过的怒火猛地冲上头,詹程程猛地起身,冲到讲台上。

    许是从未见过她这样恼羞成怒,全班都吓了一跳,就连姚菲也是一愣,“詹程程,你做什么!”

    詹程程牢牢盯着姚菲,“姚菲,咱们今天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姚菲不怒反笑,“你谁啊,也配跟我算账!”

    詹程程一反常态,毫不退却,“配不配算一算就知道。”

    这时来上课的班主任老师进来,愣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姚菲抢道:“老师,詹程程同学突然回来了,她这是对校领导的处罚不满意吗?可以叫校主任一起来啊。”

    说曹操就是曹操,校主任看操场上没有詹程程罚站的身影,追进了教室,指着詹程程说:“詹程程!你好大的胆!谁让你进教室的!体罚完了吗?”

    不待詹程程回答,盛星河的声音传过来,“是我让她进来的!老师啊,我可是为学校好,您要教育学生我们没意见,可是这么大雨,您把学生往雨地里放,淋坏了怎么办……别的不说,这操场外就是大马路,人来来往往都看着,您就不怕影响我们学校的声誉?”

    这话听着是辩解,可态度理直气壮,几乎就是顶撞了,校主任眉毛拧起,脾气正要发作,可想起这个学生的家境,他将火转向了詹程程,“行啊,进来可以啊,那你认错了吗!啊?詹程程!!”

    “该认错的是姚菲。”詹程程分毫不让。

    “詹程程,你真是不得了!记过都不怕是吧!简直无法无天!”校主任又开始咆哮,向着班主任道:“叫她父母来!”

    班内陷入混乱,班主任又想护学生,又怕得罪上级,左右为难。

    詹程程倒是渐渐缓和下来,大概这世上有些人的性格就像弹簧,压力越大,爆发力越大,詹程程就是典型的代表,越是慌乱就越逼自己冷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班主任:“陈老师,您不用为难,您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我可以还自己一个公正!如果我没有做到,叫父母或者记大过随校领导处置。”

    校主任挑眉,在讲台边闲闲地找了位置坐,是个讽刺的意思,“行,我倒看你玩什么。”

    “啊?”詹程程同样惊讶,难道她那天的话见效了?

    王嬷说:“真的,他妈打到家里来了,以前每次小星直接挂,这次他居然接了,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这就是改变啊。”

    又过了一个星期,王嬷跟詹程程说:“呀,小星这孩子好像真的变了,这星期比上星期还要明显,她妈还是隔三差五的来电话,还寄东西过来,小星虽然没有收东西,她妈的电话也不是每次都接,但只要接,就愿意说几句。”

    詹程程很是欣慰,其实那晚她敢冒险说出那样的话,也是基于对盛星河的观察。据王嬷说,盛星河在老宅里不肯放父母的任何一张照片,可有次詹程程帮王嬷拿东西,竟在盛星河的床头柜发现了盛星河与父母的合影,里头有一张是盛星河三四岁时跟妈妈照的,娘两就在庭院小花园,小盛星河穿着可爱的背带裤坐在秋千上,他妈妈在后面推他,娘两亲密依偎,笑得容颜灿烂。

    床头柜是多么亲昵的存储场所,将照片放在床头柜,也许盛星河在许多个不为人知的夜,曾将父母的照片拿出来细细地看,哪怕平日里对外的是冷漠与抗拒。

    所以,与其说是那晚上她说动了他,不如说是盛星河自己放不下,而且王嬷曾讲过,最早盛星河的爷爷奶奶去国外时,想过把盛星河带走,可盛星河无论如何都不肯,这些年爷爷又提了无数遍,盛星河仍是不答应,宁愿住在空荡荡的老宅……这么说,会不会是盛星河的坚持,老宅曾是父母都在、全家团圆的地方,他固执的守在这,是不是希望父母还有回来的一天?哪有孩子不渴望父母的呢。

    ……

    这一论证后,盛星河的表现越发明显,王嬷说,盛星河在接了母亲的大半个月电话后,终于答应了在生日那天跟母亲见一面。

    王嬷对此惊喜极了,就连孙倩也来找詹程程,既气恼又纳闷地问:“詹程程,你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

    彼时詹程程正趴在桌上写作业,笔尖不停,“下了一碗汤圆。”

    “啊?”孙倩瞪大眼,听王嬷说詹程程的确很会煮甜点,而且盛星河生来爱吃甜,这么说,确实是甜品拉近了这两人的距离。

    “肯定是不一样的汤圆吧!”孙倩脸色不悦:“你快教我做!”

    詹程程继续作业,不理她。

    孙倩凑近詹程程,拉着她衣服,秒变吃货,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很好吃吗?不一样的汤圆吗?你能不能也做给我尝尝?”

    詹程程笔尖一顿,差点笑了。

    她不喜欢孙倩,更见不惯她的公主病,可孙倩不时也会露出少女的天真逗趣,可能人性就是这么复杂,孙倩不是个坏人,只是个坏脾气的大小姐。

    ※

    而因着生日的逼近,盛星河竟然开始公然索要礼物。

    某天下午,他对着身边一圈人说:“喂,这周五我生日,你们几个看着办!”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江奇,要知道,以前盛星河过生日从没有提过这种要求……不,应该说,盛星河生日从不对外说,自己甚至跟盛星河认识多年,连盛星河的生日都不知道。可他怎么今年却破天荒这么高调的宣布了?

    想了会,江奇又习惯性地摸自己的板寸——他原本是一头杀马特的小黄毛,每次教导主任见了都追着骂,最后几乎是被班主任拎到理发店,剃成了现在光秃秃的板寸。

    据说剃完后他对天长叹,“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女班主任如汉子般,一巴掌打他后脑,“念什么呢臭小子!剃头的钱还是我给你出的!再念把那二十块钱还我!”

    江奇:“……”末了安慰自己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没事,明年还会长的……

    眼下江奇摸着自己的板寸,对理直气壮索礼物的盛星河说:“送!当然得送!这么多年都没送过什么礼物你,这一次要送个大的!就送那个我珍藏多年,视为心头至宝的……”

    盛星河瞟他,“什么?”

    江奇双手合十,神秘而虔诚,“艳照门爱情动作片,32g大容量,超清画质,内容齐全,有人跟人,人跟兽,人跟植物……”

    盛星河:“滚!”

    前面詹程程跟周蒙听得脸热,盛星河的视线又扫过来,“小蘑菇,你呢?”

    詹程程心想这次盛星河大张旗鼓宣布生日,是不是因为要跟母亲见面所以心情好,虽然他嘴里不说,但看得出来,他还是期待的。毕竟,他跟母亲已经分离了十年未见。哪有孩子不想亲近母亲呢。

    她不忍扫他的兴,就打算送个礼物,她转身,趴在桌上写了一行字,然后放到盛星河桌上。

    那是一张纸条,白纸黑字再清晰不过,盛星河捻起来,念道:“凭此券免费代写情书10封。”

    “噗”,盛星河第一个笑起来,“什么鬼?”

    他一面笑,却是拿了笔,在那“10”后面添了一个零,变成了“凭此券免费代写情书100封”。

    詹程程大惊,100封要写死她吧,她抗议,“篡改无效。”

    盛星河抬眼看她,“什么篡改,谁看到我篡改了?我可没篡改,你送过来的时候就是100封。”

    江奇在旁信誓旦旦,“对,我们家盛爷怎么会做骗小姑娘的事呢,我给他作证,他没有篡改!来,我们再加个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