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助弱妻 > 第九十五章、很不高兴
    所以坐下一起吃时,吕强妈一直不高兴,吃几口就放下筷子,直望着别人吃。

    吕强几次照应他妈吃,他妈却说“经常吃这些菜、吃腻了,不好吃。”说着抽一张餐巾纸擦嘴。

    吴波妈早就看出吕强妈对她的态度了。她才不怕她,夹了菜喂豆豆吃时,还问好吃吧

    豆豆就点头。

    吴波妈在孙女头上抹一把“好吃,就多吃点”说着把儿童座椅的豆豆抱怀中喂着吃。

    反正吴波妈的举动,吕强妈是看不惯。别人吃,她不吃。坐着无聊,再想想吴波爸爸的情况,她真的不能忍。

    就问苏雪婆婆,这苏雪和吕强结婚的事咋想的。

    一听这个话题,苏雪和吕强心里反而高兴。吃着菜听两位老人交谈。

    苏雪婆婆就讲,吕强和苏雪的事怎么办都行。

    把这个难题抛给她。吕强妈就觉的自己真是小瞧这个农村老太太了。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还要要点彩礼并且对如何办这场婚宴,难道还要提条件

    想到这里,气就上来了,甩一句“苏雪和吕强的事暂不办了”

    这话惊的吕强和苏雪互望。

    苏雪婆婆到不惊慌,笑着问“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吕强妈就讲了推迟的理由,说苏雪的老公公病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吕强急的争辩,这事儿他早就知道。

    他妈听了拍桌子,质问吕强还有什么隐瞒的,快说。

    吕强妈的这种态度,苏雪婆婆懂。劝他们别争了,她讲几句。

    苏雪婆婆就讲,老伴就几个月的时间,如果真走了,她就回农村去了。不会拖累苏雪。

    吕强妈听了嘁一声。

    这声嘁代表着不信,代表着蔑视。

    苏雪婆婆才不管“反问是不不信她。”

    “我信有什么用治病的钱从哪来”吕强妈说时一脸蔑视。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什么办法抵押贷款、还是想买彩票中大奖”

    “我们土地赔偿一百多万,难道解决不了问题吗”

    “你们农村人是不家家都想卖地暴富,那得有机会”

    “我们已经”

    “好了好了,这种笑话我听过好多,有的地方土地丈量三四年了,也不见拿到钱”

    “可是我们”

    “好了,你们老老少少合伙骗我这傻儿子吧不奉陪了”吕强妈说完起身抓起椅背的衣服,凳子上的包气呼呼地要走人。

    苏雪急的捣一把吕强,意思劝劝。

    吕强那有劝的心思,气的牙咬着下唇,愣愣地望着他妈。

    他妈临出门甩一句“晚上到我房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场面弄的谁都尴尬。苏雪和吕强低头愣坐着。苏雪婆婆心里气着,但劝他们俩吃菜。

    吃的时候,她老人家又讲了她以后的打算。等老头子走了,她要回农村,家里的存款她只留点养老的。

    苏雪听了就嚷嚷,婆婆要回农村,她也要回。

    吕强这时候什么话也插不上。心里揣摸回去跟母亲必须好好谈谈。

    出了餐厅,吕强想跟苏雪一起回房子。被苏雪婆婆训一顿“有事儿就想办法解决,而不是躲”

    吕强觉得在理,临走告诉苏雪,晚上等他,便开车去母亲那儿了。

    在吕强上楼时,他妈的电话就打来了,气的问“在哪儿呢”

    吕强听出母亲不高兴,就把手中的电话朝地面,然后说“听到脚步声了吧一分钟进门。”吕强说完把电话挂了。

    但人走着,心里就想到,妈妈这会要拿苏雪公公婆婆说事了。到时说不好听的,就忍吧忍吧

    到家门口,门是敞开着的。看到母亲大人翘着二郎腿面朝门坐着。一副严肃的样,吕强开始紧张了。

    就在吕强低头换鞋子时,他妈就嘀咕“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妈”

    吕强听了笑着走向他妈,还贫嘴“有妈就有家”说完就势坐到他妈旁边。

    “你还知道我这个妈那苏雪公公肝癌晚期为什么不告诉我”

    吕强知道,这事儿他隐瞒他妈是不对,可是苏雪公公就几个月时间了,干吗还要拿人家说事,感觉良心上都过意不去。所以他就不想提。

    但他把事出缘由说出了,他妈几乎是咆哮的口气,训吕强对苏雪公婆比对他这个亲妈都好。又说表面上口口声声说妈妈好,就是哄她开心。要么就是苏雪教唆的。

    他妈唾沬星子乱溅时,吕强望着他妈的嘴发愣。他觉得,他妈真是严重更年期,什么事都是自己闲的无聊瞎想出来的。

    他想争辩,可是一争辩就说是苏雪使的坏。不知为什么,一听他妈说苏雪,他心里就不痛快,不高兴、不乐意,就想为苏雪洗清白。

    所以这会儿不想说了,就看母亲大人一人咋唱下去。

    发火半天了,见儿子吕强没反应。

    吕强妈一下在儿子肩上拍一把“说吧要你妈,还是要苏雪”

    这话使吕强突然笑出声“这个问题问一万遍也一个答案。妈也要,媳妇也的要”

    “苏雪当媳妇我不同意”他妈说完起身站了起来,向阳台走。

    不让苏雪当他媳妇,这是不可能坚决不可能的吕强起身追过去问“为什么”

    他还没走到跟前,他妈转过身就反而一脸不高兴质问“我还问你为什么非要苏雪当媳妇”

    “我爱她这一点就足够了”

    “那苏雪爱你吗”

    “爱”

    “你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妈说着又向卧室走,这一切表明她烦儿子,烦他不听她的劝告。

    吕强现在算是气极败坏了,他像个孩子似的追过来问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他妈才不急,拉开衣柜,挑衣服,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吕强就斜靠在衣柜上,双手抱胸前,右腿弯曲,右脚尖勾着左脚跟,等他妈答复。

    半天不见他妈回话,又绕到他妈面前,抢了他妈手中的衣服挂上,关上了衣橱。就两眼望他妈。

    “苏雪公公肝癌,他们生活在一起,我怕苏雪她们被传染”

    “好这个事儿我解决”吕强说完转身就外走。

    他妈快走几步追上来“可不能给苏雪说”

    吕强不望他妈,临出门挥了挥手走了。

    看到儿子不着调,吕强妈气有何用,以前不高兴的时候,可以说给老头子听听。现在呢她一人守着空房落寂地活着,老头子则被监禁起来,度日如年熬着。

    有时一个人静坐的时候,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总会伤心抺泪,可是儿子却不知道。

    她之所以如此阻挡儿子和苏雪,就是怕苏雪拖垮儿子。

    但以儿子现在的态度,看来她闹也是白闹。儿子说他解决,她倒要看看这小子给她啥惊喜。

    吕强来苏雪家,苏雪公公已经休息了。他首先就为在聚餐时的不愉快向苏雪婆婆赔不是。

    老太太嘴上说没事没事,但还是叨叨了许多。说她是看出来了,吕强妈就是嫌弃农村人,就连吃个莱,只要她动过筷子的菜,吕强妈一口没吃。

    又说幸亏今天老伴没去,要不知道老伴的病,吕强妈不定又怎么做怎么说。

    吕强听着都服这些老太太了,难道真是姜是老的辣,个个能看透人的心思。

    所以苏雪婆婆说这些,他都不敢争辩了,因为这些事儿,他妈不是刚刚正在大作文章吗他现在假惺惺地说没有的事。自己都觉得脸红心跳。

    倒是苏雪急的望吕强,意思解释解释。而瞅见吕强只是听着笑笑。

    见吕强不言语,婆婆又讲,他们养老的事,还是她在吃饭时说的那样,不要管他们。

    吕强这时表态了“不回农村,既是不一起住,我和苏雪两头跑”

    “就是妈现在把爸爸照顾好就是大事”

    “可是我们拖着,吕强妈”婆婆担心。

    “我妈的工作我做,这几天我们就领证”

    人这一辈子,夫妻二人一纸婚书很重要,吕强既然承诺了,有啥可担心的。

    苏雪婆婆为了让吕强妈不担心,要求苏雪带豆豆去吕强那儿住,他们二老不用管。

    吕强带苏雪和豆豆回家的路上。吕强就讲这几天领证,拍婚纱照的事。

    苏雪是盼着这一天,可她心里老觉得吕强和符春有事,并不仅仅是钱的事。

    她好想问问吕强,到底和符春咋回事直接问生怕吕强介意每次都是符春打电话骚扰后,她问吕强吕强总是一副鄙视符春的样,就是辱骂。但苏雪认为是吕强欲盖弥彰。

    现在说领结婚证的事,她一点兴奋感都没有。

    吕强说完这么激动的事,苏雪居然一言不吭。吕强就埋过头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符春”

    听了这,吕强笑着问“什么意思”

    “他俩吵架了,昨晚上回去也不知合好没。”

    “床头吵架床尾和,不知道吗”吕强说完,腾出右手摸一把苏雪的头。

    苏雪强挤出一丝微笑。

    吕强看到苏雪怪怪的笑容,心里怀疑,这符春不会对苏雪说什么吧实在不行现在是关键时刻,他最后一次和符春的好好谈谈。

    *****

    昨晚上符春跟牛振回家,他们进家门的时候。客厅灯是灭的,婆婆一人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