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助弱妻 > 第九十六章、想干什么
    牛振说他妈怎么不开灯,说着把灯打开,说完与符春都站鞋柜前换鞋子。

    他妈听不到符春向她老人家打招呼,就不高兴了。甩一句“符春以后吵吵闹闹,别动不动就往别人家躲,不想丢人呀”

    符春听了,自然不高兴,想想这两次牛振动手打她都是因为婆婆。现在她回来了,婆婆居然又这样埋汰。

    加上她性子暴,就争辩“妈,你什么意思”这符春说着还走向婆婆。

    看符春这架势,婆婆以为符春对她的不敬,便站了起来“我什么意思,你有家,别动不动往外跑”

    “你为什么不说说你儿子的错”符春就觉得婆婆怀疑她外面有情况。

    “我的儿子,我知道”

    “你的意思都是我的错”

    “你不嘴犟,牛振会动手吗”

    牛振还想把媳妇带回来,这曰子又回归从前。沒想到一进家门,这婆媳又吵上了。

    但这一刻他知道,好不容易把符春带回来。他得向着符春,所以拉他妈赶快进卧室。

    谁知牛振妈,儿子一拉她胳膊,她不但不跟着走,一把打开儿子的胳膊,气的吼“你怕什么我还没死呢”

    牛振没办法,只好过去拉符春进卧室。符春这家伙也是,想婆婆这人真是可恨,婆家借点钱耍心机,这事儿她没仔细去追究就不错了。

    现在居然对她耿耿于怀,究竟想干什么不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像刚才的话,已是有家的人了,不能动不动往外跑。这几个意思我有家我不懂吗

    那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往外跑还不是因为你,那你怎么自己不反省就喜欢揪住别人的小辫辫说事是不是真的巴不得让我和你儿子分开你老人家才高兴。

    符春跟婆婆一样的举动,一把打开牛振的手,还呵斥“干什么走开”

    “看看,被请回来还不知道自己错了”

    “这是我的家,我进出自由”

    这句话,使牛振紧张了,一把把符春拉进怀中,拉着抱着向卧室走。

    因为符春这几天不在的时候,她妈总是问他,是不符春在外面有人了。

    他知道符春不是那样的人,所以给他妈讲“不能胡说”

    他妈就说人是要变的,又说幸亏当初买房时没写符春的名字,不然这女人一闹一分开,还得给一半的家产。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必须把符春给躲起来,不然他妈气急了,又说房子的事,那他和符春真给分开了。

    所以一进卧室,牛振就把门关上了,符春则一把一把拉牛振起开,要开门出去。

    牛振就是不让,嘀咕“忍忍忍”

    符春还能咋样,只好气的躺床上呼呼呼。

    一直背顶着门的牛振,听到他妈熄了灯去了卧室,才放心地走到床边,爬床上哄符春开心。

    “真的生气了”牛振说着抬手要捋符春额前的碎发。

    符春抬手就打开了,还一下坐起来说“你妈是不我这几天不在,又说什么了”说时手是指着牛振的。

    牛振听了,把右手高高举起,发誓“我保证,我妈什么都没说”

    “没说你编你编你刚才就怕你妈要说什么。”

    “你是神探狄仁杰,还是我妈肚中蛔虫。”

    “反正我是斗不过你妈”

    “老了愚了让着点”

    “好那我离开这个家就可以”

    “看看,又开始了”

    “什么叫又开始了你把打人的本事给我改了”

    “都是你气的”

    “看,看,太像你妈了,错了都不改”

    “改改但你以后当着我妈的面,给我留点面子行不”

    听了这,符春抬起右手就拍牛振的脸“说到做到”

    牛振不吭气,一下伸出手指勾过符春的小手指拉钩。

    一拉钩,两人望着笑了,牛振趁机就把符春摁下,两人抱在了一起。

    符春的电话一响,左手推牛振下来,右手摸床边的手机。

    拿过一看是符权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坐起来接通就问什么事。

    原来符权要给她还钱,说用

    她正要问那来这么多钱,符权就把电话挂了。

    旁边躺着的牛振问什么事,符春不理他,只见又给谁打电话。他无聊,又抓过符春的左手握在手心,两眼望着符春。

    符春把电话拨出去提示关机,再拨还是提示关机。气的她把手机往床头一塞,钻进被窝,一脸不高兴。

    牛振问“怎么了”

    “给吕强王八蛋还钱”说着调了个后背睡了。

    “你气什么”牛振用右胳膊支起上半身,身子前倾问。

    “他居然关机”

    “人家正睡觉你,你打挠什么”牛振说完躺下,用左手扳符春,还想继续运动。

    符春移开牛振的手,甩一句“睡吧”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先睡了。

    牛振扫兴的关了灯,也调个背睡了。

    第二天,吕强一到店里,符春早已候在店里了。

    吕强想到伙计在,生怕这符春乱说什么就说有事到车里说。

    一坐进车里,符春就问吕强为什么关机。

    这问话可惊着吕强了。这关机的事应该是苏雪问他你符春问我关机,是不是管的宽了,还是脑子真出了问题。

    心里想的生气,但还是笑着说“这个你应该管不着吧”

    这句话激怒符春了,她威胁吕强“你占我便宜怎么解决”

    吕强讨厌符春这句话,什么叫他占便宜了。心想你这个女人亲自上我家,目的就是想勾引我。结果我酒醉犯浑,就跌进了你的温柔陷阱。算是你情我愿,我占你便宜,我说你占我便宜又如何

    想到这里吕强手拍方向盘直笑不语。

    这举动弄的符春更怒了,拽了一把吕强“你笑什么你说呀”

    “别动手动脚的,你让我说什么”吕强把身子向车门靠了靠。

    “你装”

    “我装什么了你非要揪这事不放”

    “就我提的条件,你想好没”

    “不用想,不可能我说了那八万不要了。”

    “你以为我还不起吗”符春说着从包中掏出手机,就在上面划拉着。

    吕强不懂啥意思一会听到手机叮铃一声。在他掏手机的时候,符春把转帐的截图让吕强看。

    就在这时,吕强妈站在车前,望着车里。

    吕强一看懂了,不掏手机了。伸手拉开车门,下了车。

    符春也随即下了车。出了车门就望着吕强妈笑着问好。

    吕强妈本对符春有好感,这会儿看到符春又是心生欢喜,问符春今天没上班吗

    符春就说找吕强有事,她马上就去上班。说时眼睛时不时瞅吕强。

    吕强站了一会,插不上话就进了店。

    符春还有话想对吕强讲,吕强却走了。关键这会她也不想说了。吕强妈告诉她,吕强和苏雪这几天就要领证。

    并且吕强妈还问符春,说苏雪这个人怎么样

    符春说“挺好呀贤妻良母性”说完心里却感到怪怪的不舒服。

    生怕吕强妈又说些什么,符春说要去上班,开上车匆匆走了。

    望着符春的车发愣,吕强刚好从店内出来问他妈来什么事。

    他妈则问吕强“那个女孩真的不错”

    “妈那是个女人,孩子快三岁了是我的同学”

    “她老找你,你让苏雪看到了咋想”

    “她来还钱”

    “你给她借钱了”吕强妈说是一脸惊讶。

    吕强就把符春为什么借钱的事讲了。

    “以后不许乱借钱我给你的钱,你们还结婚用呢”

    “我知道你大早晨来什么事”

    “后天是个好日子你们去领证”

    吕强一听就高兴,并提条件“今晚上我和苏雪亲自下厨做饭,款待老妈”

    他妈见儿子高兴样,甩一句“还像个孩子”

    刚说完,手机响了,他妈的老姐妹约他妈逛街。他妈边接电话,边向儿子挥挥手向公交站台走去。

    吕强则高兴地给苏雪打电话说了晚上款待他妈的事,约定他接豆豆,苏雪买菜,六点准时到家。

    苏雪从吕强打电话的语气听出这家伙高兴,问是什么事

    吕强卖关子“见了面再说。”

    苏雪嚷嚷“不行,我现在就想知道”

    “总之是好事大好事”

    “什么大好事吗”苏雪就想知道。

    “暂时保密。忙去了”吕强挂了电话。

    苏雪提着菜进家门时,吕强接豆豆还没有回来。为了赶时间,苏雪脱了外套,戴上围裙就在厨房忙碌了。

    她在摘菜的时候就想,吕强说有好事,什么好事,搞得神神密密的。

    一会工夫听到开门声,紧接着就听到豆豆天真的叫喊声“妈妈,我回来了”

    等苏雪出来,可爱淘气的豆豆背着小书包就扑过来。

    冬曰的豆豆,穿着大红色的羽绒服,黑色的棉裤,白色的高腰童靴,扎着小马尾巴,漂亮的像个小公主。

    一扑进苏雪怀中,就指额头帖的小红花,说她表现好,老师奖励的。

    苏雪就势在女儿小脸上亲亲,叮嘱跟叔叔进卧室,换衣服。

    吕强看这娘俩样,就讲在回来的路上,豆豆时不时摸额头的小红花。并且豆豆还讲,以后她天天带个小红花回来。说完在豆豆头上摸一把问“是不是。”

    豆豆头点得似捣蒜。

    苏雪笑着在女儿小鼻子刮一下、“去吧换衣服”

    豆豆又是点头,拉着吕强的手去卧室了。等小棉衣一脱,豆豆又小跑着进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