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助弱妻 > 第九十七章、上门闹事
    苏雪让她去客厅玩,小家伙不听,一会工夫搬来一小凳子,还踩了上去。两只小手就马上在洗菜池玩水。

    吕强进来看到了,要豆豆下来。豆豆一本正经地说“我要帮妈妈洗菜。”

    这话惹的切菜的苏雪笑着说“你会洗菜。”

    吕强笑着要抱豆豆,小身子马上就扭着嚷着“我要洗菜。”

    吕强笑着劝下来。豆豆冷不反冒一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妈妈的事情帮着做”

    这话逗的苏雪扎把着两手过来,就亲一口女儿。亲完就感慨“可以嘛老师教的”

    豆豆点着头,手就又伸向水笼头。吕强挡住了,抱起豆豆“听话,看奶奶来没”

    “奶奶要来哪个奶奶”豆豆右手环住吕强的脖子天真的问。

    这话把吕强和苏雪问住了。

    豆豆又问句“是不是城里奶奶”

    “对对城里奶奶”吕强都佩服豆豆的聪明。说完就在豆豆的小鼻子捏一下,豆豆乐的笑着上半身后仰了。

    门被敲的响,吕强知道妈妈来了,抱着豆豆边往外走边说“城里奶奶来了,开门去”

    门一开,不见苏雪,吕强妈就问“是不苏雪没回来”

    “在厨房炒菜呢马上就好”吕强接过母亲的包挂在了墙上。

    待母亲坐下,吕强就让豆豆跟奶奶玩。吕强妈伸出双手,招呼让豆豆过来,让奶奶抱。

    豆豆不但小眼望着吕强妈,还摇头以示不去,吓的小手拽住吕强的裤子。

    吕强妈就从茶几上的盘中拿起一块糖,说“跟奶奶玩,有糖糖吃”说时晃着手中的糖。

    豆豆还是摇头。

    吕强看到母亲的失望样,就说豆豆胆小,以后熟悉了就不认生了。

    毕竟不是亲孙女,吕强妈转移了话题,问吕强给苏雪讲领证的事沒。

    吕强开了电视,说等吃饭时跟苏雪讲。

    他妈本要问,这领证的事给苏雪公婆讲没。一听儿子还没有给苏雪讲,就搞不懂儿子什么意思心想是不是儿子真跟他那个女同学符春好上了。

    说心里话那个符春给她影响挺不错,比苏雪胆大,泼辣,并且在穿衣打扮方面比苏雪强一百倍。

    可惜的是,这符春有家有丈夫有孩子。她反倒怕这符春,给不了儿子婚姻,骗吃骗喝骗穿的,暗中来来往往的,反而毁了儿子幸福。

    今儿吃饭,她得给苏雪提个醒防着点这符春。

    结果在菜上桌,他们刚坐下。苏雪婆婆打来电话说吴波爸突然痛的厉害怎么办

    苏雪一听,就说她和吕强马上过去。说完给一脸不悦吕强妈解释“阿姨你和豆豆慢慢吃,我们忙完马上就回来。”说完两人去卧室穿外套。

    就在苏雪和吕强走时,吕强妈不让吕强去,说“你们还没领证,你跑来跑去算什么。”

    吕强急的解释“这都什么时候了,去看看就回来。”说完拉着苏雪出门。

    他妈又叫“我要回去”说着起身穿衣提包,一脸怒气地在苏雪和吕强的茫然目光中走了。

    在穿衣服时,苏雪就在吕强面前嘀咕“事儿咋这么寸,你妈生气了。”

    “没事过几天我给解释”吕强说着抱起豆豆。苏雪跟后面出门了。

    急匆匆赶来,进了卧室,婆婆就讲“加量吃了止痛药好多了,躺床上休息会吧”说时掖了掖老伴身上的被子,等手收回来,用手背抹泪。

    苏雪心里也不好受,只见一天天消瘦的公公,双眼紧闭,侧身绻缩躺着。就连以前黑白的头发,现在是一天比一天干燥稀疏,白了更多。

    “妈,要不,爸去住院吧”苏雪说时两眼含泪的。

    “刚儿病发作时,我就讲了,可你爸”婆婆又抹泪。

    “你们出去我想睡一会”公公有气无力的说着动了动身子。

    “你不舒服我们就去医院,我们有钱。”婆婆站起来抹着泪问老头子。

    老爷子不说话,抬起搭在被子上的手挥着。

    一伙人出来,坐在客厅沙发,豆豆看到奶奶抹泪,就挣开苏雪怀抱,跑到奶奶怀中,半蹲半站着,时不时望望奶奶,甚至有时伸手给奶奶擦泪。

    公公的病情开始恶化,婆婆变得沉默寡言,吕强彻底搬过来一起住。

    吕强妈本为昨晚上一起吃饭不欢而散还生气。今儿想做顿好吃,叫吕强过去吃饭。吕强就讲了自己搬过去住苏雪家了。

    他妈一听就火了,骂吕强怎么越活越没出息了,还沒领证呢你搬过去当什么好人,必须给我搬回来住。

    吕强也气母亲的自私,他不想争辩,把电话挂了。

    这一挂,他妈气的就给苏雪发火,她养的儿子,凭什么由你苏雪指配。

    苏雪正给顾客包扎花,吕强妈质问时,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吕强妈气的就一遍遍质问“你说话呀你是不是觉得冤枉你了”

    “阿姨,我公公他”

    “你公公跟我们吕家什么关系”

    这句话问的苏雪无言以对。

    “告诉你苏雪,我现在彻底不同意你和吕强的事”

    这句话惊的苏雪抬手时不小心被玫瑰刺扎着了,被扎的手指钻心的痛。

    苏雪想张口解释,可是她一开口,她就知道会哭。因为她特想问一句“阿姨你不会老吗”

    这句话的意思带有气求,就是希望在这个时候,吕强妈发发善心,别添乱了。

    可她不敢说也不能说因为她知道,她说了,吕强妈就会添油加醋把她骂了,还把吕强训了。

    她的不吭气,吕强妈气的再次对着电话吼“我最后说一遍,离开我儿子”说完把电话挂了。

    苏雪握着手机的手在抖着,生怕顾客看到流下的泪,背过身,擦干泪,继续包扎。

    当她把花微笑着递给顾客时,顾客用很怜惜的眼神看她一眼,笑着说声谢谢,放下钱走人。

    顾客走了,薇薇出去送花了,苏雪手握手机,愣坐在工作台,想给吕强说说,晚上别回房子,让他回自己房子。

    可她不敢,她知道自己嘴笨。吕强一问她为什么她怎么说

    反正她现在已经被吕强妈三番五次恐吓,羞辱惯了。但吕强不一样,她说出分开的话,无意是中伤害。

    算了吧装吧忍吧看吕强妈还能闹个啥样。

    苏雪在下车关车门时,一辆出租车停到了她的面前,吕强妈从车上下来,一脸严肃。

    吕强妈突然驾到自己楼下,苏雪真的沒有料到,待她张口问“阿姨你怎么来了”

    吕强妈把包往胳膊弯一挎“怎么不欢迎”

    “没沒有阿姨请。”苏雪进了单元门,在前面领路。

    吕强妈跟在后面,边走边注意着楼道的一切,嘀咕“这楼房应该是零几年盖的,你们住几楼”

    “五楼”苏雪侧着身子边走边召应着吕强妈

    “五楼你公公婆婆爬起来够累的”此时爬到三楼的吕强妈有点气喘吁吁。

    苏雪听到了说“要不歇会”。

    “不用不用”吕强妈挥着手,手扶栏杆接着爬。

    等到了苏雪家门口,吕强妈站着就用手捶后背,说“这十几年没爬过楼梯了,真的不行了。”

    苏雪应声“我们老了也一样”说完敲门。

    在等开门时,豆豆叫喊的声音就传来了“妈妈回来了”

    门一开,吕强抱着豆豆,本笑着的脸一看到他妈惊讶的皱上了,堵在门口,小声问“妈你怎么来了”

    看儿子的样子,吕强妈瞪一眼“怎么不让进”说着见儿子一侧身进了门。

    吕强紧张的小声问紧跟着进门的苏雪“为什么不打个电话”

    吕强妈就在苏雪面前,苏雪不好开口,急的手指门口,以示就在楼下碰上的。

    吕强妈一进门,就抬头四周环视着,一看这简单装修的小两居室,心里马上不痛快。

    并且半天也不见苏雪公公婆婆出来,更气了,觉得对她的不尊重,不热情。往沙发坐时,故意问“你公公婆婆不在”

    “阿姨在卧室陪叔叔吃饭呢”抱着豆豆的吕强解释。

    吕强妈瞪一眼儿子“我没问你,你急什么”

    苏雪就说“我去叫”

    “不用我过去看看”吕强妈站起身跟苏雪走向卧室。

    在推开卧室时,苏雪喊“爸、妈、吕强妈来了。”

    正给老头子喂饭的苏雪婆婆,一听到就应声“进来吧”说着端着碗下了床。

    门一开,吕强妈站在门口,还用手在鼻子前扇手。

    这举动搞得苏雪婆婆不好意思,迎上来说“还是客厅坐吧一起吃饭”

    “不用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们,我儿子和苏雪的事我不同意”

    苏雪婆婆听了,气的端碗的手抖。

    吕强则放下怀中的豆豆,走过来就问“妈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看不到吗这个烂摊子你扶不起”

    “够了吕强,你赶快带你妈走我们分手”苏雪气的冲过去拉开家门。

    这句话使吕强都发傻了,他妈转身,一把拽上吕强拉着出门。

    在到门口时,吕强直盯着苏雪,伸手取下挂着的外套和包,提溜在手里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