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军妻不好宠 > 157:一起睡
    直升机上的士兵快速顺着一道绳索滑下来增员顾少卿。

    安静的海滩响起激烈的枪击声,让这场对战更加的激烈。

    墨璟御带来的可都是精锐,虽然没有夜帝的雇佣兵多,可是枪法准,身手敏捷,雇佣兵很快便处在了下风。

    夜帝立刻下令,让暗处的雇佣兵来增员,让这场交火更加的激烈。

    墨璟御来到顾少卿身边,打趣道:“你和小妻子游玩也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真是佩服。”

    “你应该感谢我让你有机会抓住夜帝。”顾少卿打趣道。

    眼看着夜帝带来的人一个个被击毙,夜帝处在了危险中,夜安很担心大哥今晚真的会丧命于此。

    以大哥的脾气,是绝不会允许自己被军方的人抓住的,如果真的到了最后时刻,他会选择自尽的,兄妹这么多年,她真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大哥丧命,所以她要想办法帮大哥逃走。

    可是顾少卿和墨璟御如此精明,若是自己做的太明显,一定会引起他们怀疑的,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帮助大哥呢?

    心里也有个声音在提醒夜安,莫要再执迷不悟,夜帝该死,不要再帮他了,不要再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立刻又有一个声音提醒她:他是你的大哥,你不能见死不救。

    夜安的心现在很乱,捂住自己的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被击毙的雇佣兵倒在了礁石旁。

    夜安灵机一动,立刻站起来尖叫出声:“啊!”

    “安安——”顾少卿看到这一幕,很担心她,她定是被吓到了,想跑过去将她护在怀中安慰,可是却被几个雇佣兵缠着过不去。

    夜帝立刻将主意打在了夜安的身上。

    这个女人是顾少卿的软肋,若是能抓到她,便可让顾少卿乖乖就范,方能有机会顺利逃走。

    夜帝朝离夜安最近的雇佣兵使了个眼色。

    雇佣兵立刻接到信号,朝夜安靠近。

    夜安自然是察觉到了,她也识破了大哥的意图,或许只有这样能救大哥,可是她却不能做的太明显,免得引起顾少卿和墨璟御的怀疑。

    墨璟御看到了朝夜安靠近的雇佣兵,喊道:“嫂子,快走。”抬枪便将靠近夜安的雇佣兵给击毙了。

    “啊!”夜安吓得立刻从礁石后跑向一边,失声尖叫。

    “把那个女人给我抓住。”夜帝立刻下令。

    立刻有雇佣兵朝夜安追过去。

    顾少卿的心被提了起来,立刻将围住自己的几个雇佣兵解决掉,赶紧过去保护夜安。

    夜安若是真想逃走,以她的速度,这些雇佣兵根本抓不住她,那么只会让自己被怀疑。

    一个受了惊吓的女孩子,应该是惊慌失措,慌不择路的,所以夜安只能发挥自己出色的演技,在海滩上乱跑,并没有跑出去多远,否则顾少卿将这些雇佣兵击毙后,自己得救,大哥就休想逃走了。

    所以夜安只能和这些雇佣兵周旋,分散军方的注意力,让大哥能趁机逃走。

    夜帝下的命令是抓住夜安,所以这些雇佣兵没有开枪,便想着活抓夜安,如果将她击毙了,他们是没有机会逃走的。

    顾少卿很快便追了过来。

    夜帝见状,想要活捉这个女孩是不可能了,只能将她击毙,让顾少卿悲伤欲绝,也算是杀了顾少卿最在乎之人,替妹妹报仇了,如果能趁机将顾少卿干掉,就更好了。

    所以夜帝偷偷的掏出手中的枪,对准了夜安。

    其它雇佣兵则追着顾少卿过来了,不停的射击。

    顾少卿一边与雇佣兵交手,一边心急的要跑到夜安身边保护她,以免她受到伤害。

    就在顾少卿再次被几个雇佣兵拦住时,突然察觉到了一股危险,立刻朝夜帝看去,只见他抬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夜安,想要击毙夜帝手中的枪已经来不及了,顾少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一个纵身朝夜安扑过去,将她护在了怀中,而夜帝射来的子弹,他未能有幸躲开,射进了他的身体里,好在他的身体侧了一下,子弹射进了他的肩膀。

    墨璟御见状,抬手朝夜帝射击,夜帝立刻躲开了飞来的子弹,趁机逃走了。

    “顾少卿,你受伤了。”夜安看到了他肩膀上流出的血。

    顾少卿却笑着安慰道:“没事,不用担心,安安没事吧!”

    夜安摇摇头:“我没事。”可是心中却震撼不已,看着夜帝跑走的方向,她最亲最爱的哥哥,居然抬枪要杀她,而她曾经恨极了的顾少卿,居然舍命救了她,老天爷,你为何要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老顾。”墨璟御来到顾少卿身边,查看他的伤势,然后看了眼夜安,眸中明显写着:红颜祸水。

    顾少卿被送去了军区医院,将子弹取了出来。

    墨璟御虽然派人去追夜帝,可最终还是让他给溜了。

    夜安心中其实很自责,如果不是自己故意假装受惊,引起顾少卿分心,他不但不能受伤,还会抓到大哥,都是自己害了他,可是这么多年的兄妹之前,她真的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大哥死在军方的枪下。

    所以她的心里很痛苦,她和顾少卿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如果一直恨他,就不会有这样的纠结和痛苦了。

    顾少卿醒来便看到坐在床沿的夜安,低着头,情绪很低落。

    “安安——”顾少卿轻声唤道,伸手摸向了她的小手。

    “顾少卿,你醒了。”夜安赶忙抬起头:“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起身就要出去。

    顾少卿却拉住了她:“我没事,安安不必担心。”

    夜安重新坐下来,看向他,虽然他只伤了肩膀,没有性命之忧,可若不是他,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自己,是他救了自己。

    他的枪法那么好,身手那么敏捷,本不该受此痛苦,是自己害他受伤。

    “顾少卿,对不起!”这是夜安发自内心想对他说的话。

    顾少卿却勾起唇角淡淡的笑了:“小傻瓜,为何要道歉,如果真道歉,也该是我向你道歉,是我让你受到了惊吓,本该给你一个快乐安静的旅行,结果却让你遭遇了这样一场噩梦。”

    夜安摇摇头:“是我害了你受伤,顾少卿,你为什么要救我,我说过,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他对自己越好,她的心里负担越重,压力越大,她真的好怕自己对他下不了手。

    “安安又说傻话了,身为丈夫,如果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拥有这么美好的你。”顾少卿看着她深情道,她没有受伤,他便放心了。

    “顾少卿——”

    “都过去了,别难过,别害怕,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我这点伤没事,很快就会恢复的,不必担心,更不必自责。”顾少卿安慰道,不希望小妻子有心理压力。

    “老顾——”唐漠阳和墨璟御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深情对视的夫妻二人,唐漠阳勾起了唇角,而墨璟御却有些不喜的看向夜安。

    夜安站起身,看向二人,能感觉到墨璟御对自己的不喜甚是敌意。

    顾少卿看到这一幕不悦道:“墨璟御,你不要吓到安安。”

    “我先出去一下。”夜安知道他们有事情要谈,先出去了。

    “为了一个女人,你还真是可以连命都不要了。”墨璟御脸色冷漠的讥嘲。

    唐漠阳却打趣道:“老顾难得铁树开花,娶了位这么娇滴滴,柔弱弱还美若天仙的小妻子,自然是要当宝贝一样疼爱着。”

    “女人就是红颜祸水,只会坏事。”墨璟御对女人很不屑,如果昨晚没有那个女人,他们一定会成功的将夜帝抓住。

    “不准这样说安安,她是我的妻子,你们无权评价她。”顾少卿不悦道。他的老婆,他都舍不得说一句,他们有什么资格责怪她。

    唐漠阳摇摇头道:“看来你用情很深啊!”

    墨璟御却不客气道:“你早晚被那个女人害死。”

    “墨璟御,你说什么呢!”顾少卿不悦的冷声质问,身子一动,扯到伤口流出血。

    唐漠阳见状赶紧开口打圆场:“都是兄弟,别因为一个女人而伤了兄弟感情。阿御,你少说两句。”

    “我有说错吗?昨晚如果不是那个女人,我们一定能抓到夜帝,都是因为她在哪里乱跑分散了老顾的注意力,不但没有抓到夜帝,还让老顾受了伤,我看那个女人就是故意的,是她故意放走夜帝的。”墨璟御如此认为。

    “墨璟御,你再敢这样说安安,信不信我揍你。”顾少卿最听不得别人说他的安安不好。

    “少卿,息怒息怒,这小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为没有抓到夜帝可惜呢!不是真的针对嫂子。”

    唐漠阳赶紧上前安慰,然后又看向墨璟御道:“少卿受着伤呢!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夜帝以后有的是机会抓到,不要把这次的问题赖到嫂子头上,如果不是嫂子和少卿一起游玩,你有机会和夜帝交手吗?别再这里无理取闹。”

    “唐漠阳,你是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况,我们已经将夜帝包围了,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夜帝肯定能抓到。”墨璟御想想就来气,与夜家雇佣兵交手这么多年,三军都出动过,都没有抓住他们,因为这件事,让他们成为黑道的笑话,所以他们无时无刻不想抓到夜帝,那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结果还是让夜帝给跑了,而这一切居然毁在一个女人手里,他怎能不气呢!

    “嫂子只是一个弱女子,遇到那种情况害怕是正常的,别说是一个女生,就是一个大男人,遇到这样激烈的枪击,也会害怕啊!所以这事不能怪嫂子,以后还会有机会抓到夜帝的。”唐漠阳拍拍墨璟御的肩安慰,他知道墨家与夜家的仇恨,也了解墨璟御想急切的抓到夜帝的心情,他是想帮自己的妹妹报仇。

    “既然嫁给了军人,如果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她就没有资格做一名军嫂。”墨璟御认为,既然选择了军人,就应该想到这些。

    唐漠阳摇摇头打趣道:“等有一天你爱上一个女人就明白老顾现在的心情了,说不定到那时,你会比老顾更宝贝自己的媳妇。”

    “不可能有那么一天,我永远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忘了自己的使命。”墨璟御语气笃定。

    唐漠阳没有与他争辩,有些事没有到那一天,你永远都不会相信,之前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顾少卿有一天会那么在乎一个女人,甚至可以为了那个女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不顾害死了他姐的仇人而逃走,只为一个女人。

    “我不管你将来如何,我不准你再对安安不敬。”顾少卿冷冷的警告。

    墨璟御瞪了他一眼,看在他受伤的份上,没有与他争辩。

    三个人谈了一会儿有关夜帝的事,唐漠阳和墨璟御便离开了。

    夜安并未走远,而是在病房外等着。

    看到他们二人出来,夜安不知如何与他们打招呼,便未开口。

    唐漠阳却笑着开口道:“嫂子不必担心,老顾没事,养个十天半个月便可痊愈。”

    夜安点点头。

    墨璟御却冷漠严厉道:“既然嫁给了军人,你最好把你的胆量锻炼出来,还有——别耍花样,顾少卿不是你能玩弄的人,他被你蛊惑,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你蛊惑。”

    唐漠阳扯了下墨璟御的胳膊,压低声音道:“少说两句,小心少卿揍你。”

    “哼!”墨璟御冷冷的瞪了夜安一眼离开了。

    唐漠阳安慰道:“嫂子别介意,这小子就是嘴坏,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

    夜安点点头,自责道:“是我害了少卿受伤,墨少怪我是应该的。”重生前墨璟御就和自己不对付,重生后依旧讨厌自己,看来自己与他还真是八字不合。

    “其实他也并非是针对嫂子你,他只是因为没有抓到夜帝懊恼,这与他的妹妹有关,前些日子,他的妹妹不幸离世,究其原因与夜家的嗜血雇佣兵有关,所以他恨极了夜帝,一心想要抓住夜帝为妹妹报仇。”唐漠阳讲述道。

    夜安听了很震惊:“为妹妹报仇?”

    “没错,所以嫂子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不是针对嫂子。”唐漠阳安慰道。

    夜安点点头。

    唐漠阳离开了。

    夜安心里挺乱的,没想到墨璟御要抓大哥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冷漠严厉的男人,也会在乎自己的妹妹吗?

    夜安回到病房,来到顾少卿的床前。

    顾少卿担心的问:“那两个家伙没有对你说什么吧!”

    夜安摇摇头:“没有,他们走了。”

    “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别在意,墨璟御那家伙就是嘴损,其实他心里不是那么想的。”顾少卿宽慰道。

    夜安笑了。

    顾少卿不解的问:“安安为何笑?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们三个还真是好兄弟,你说的话,和刚才那位海军少将说的一模一样。”

    顾少卿笑了,他们三个很小的时候便认识,加上志向相同,后来都进了军营,虽然军种不同,不在一个军区,但还是会经常碰面,加上二十多年的交情,对彼此依旧很了解。

    “安安吃晚饭了吗?饿不饿?我让人送饭过来。”顾少卿询问。

    “我不饿,不想吃。”他都伤成这样了,却不在乎自己的伤势,从醒来便在关心她,夜安心中很感动,也很自责。

    “不吃东西怎么能行呢!我让人送来一些,多少吃一点。”顾少卿温声劝说,觉得小妻子可能是受到了惊吓。

    “我真的不想吃。”夜安现在真的没有胃口吃东西,内心纠结的要死。

    顾少卿转念一想,说道:“我有些饿了,送点东西,你陪我一起吃。”

    夜安真想敲晕自己的脑袋,怎么忘了他晚上也没有吃东西呢!自己真的很不会照顾人,他一直都在关心自己,可是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关心他,立刻点头:“好。”

    顾少卿发了个信息,很快便有人送来了丰盛的晚餐。

    看到桌上丰盛的晚餐,几乎都是辣口味的,夜安知道,肯定是顾少卿吩咐的,他是想让自己吃点,所以送的都是自己平时喜欢吃的。

    “老公,这些菜都是辣的,你受伤不能吃这些。”平时他的口味便很清淡,现在受了伤,就更不能吃辣的了。

    “我喝点粥就行了,现在还不能吃太多东西。”顾少卿主要是想让她吃点东西,才让人送来的。

    夜安把粥端过来,看向他。

    顾少卿眉头微蹙道:“我的这个胳膊没办法动,无法喝粥,安安喂我吧!”

    夜安白了他一眼笑了,点了头,坐到床沿,拿起勺子,一勺勺的亲手喂他吃。

    顾少卿心满意足,没想到受伤还能得到这待遇,这伤算是受的值了。

    “这粥的味道如何?”夜安询问。

    顾少卿注视向她,温柔一笑道:“安安喂的粥,自然是最好吃的。”

    夜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都这样了,还有心情打趣我。”

    “这可不是打趣,真心话。”

    “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夜安嘟起小嘴埋怨,其实心里却是温暖甜蜜的。

    “我好了,安安快去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顾少卿催促道。

    夜安点点头,走到了小餐桌前,本来是没什么胃口的,可是看到这些辣口味的饭菜,便有了些食欲,加上他的良苦用心,就算不是很饿,夜安也拿起筷子吃起来,为了让他放心,她也要多吃点。

    顾少卿看她吃了不少,终于放心了。

    用好晚饭之后,接下来便面临睡觉的问题。

    顾少卿身为军长,住的自然是单间,里面的设施很齐全,病床也挺大的,也有陪护用的单人床。

    夜安见他没有休息,催促道:“老公,很晚了,你快点睡觉吧!休息好了,伤口才能好的快。”

    “安安上来陪我一起睡。”顾少卿伸手拉住了她的小手。

    夜安却立刻拒绝道:“不行,我睡觉不老实,会碰到你的伤口的,这边有陪护床,我在这个床上睡就行了。”

    顾少卿却不同意道:“那怎么行呢!安安也说了自己睡觉不老实,那个床太小了,又那么高,安安夜里掉床怎么办?摔出个好歹谁来照顾我。”

    “这个床哪里高了?我虽然睡觉不老实,可也不至于掉床啊!你别闹了,早点睡觉。”夜安这一刻觉得这家伙竟然像个孩子般。

    “不行,不抱着安安我睡不着,我都受伤了,安安忍心看我休息不好吗?”顾少卿故作委屈的看向她。

    夜安瞪向他质问:“你在部队时,我每晚都不在你身边啊!你是怎么睡着的?莫不是你抱着别的女人睡的?”

    “别胡说,你不在身边时,我想着你入睡,可你在身边时就不一样了,看着你,却不能抱着你,那种心情很折磨人的,所以就很难入睡。”顾少卿一副很有道理的模样说。

    夜安却不信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与你一起睡,你现在是病人,赶紧睡觉。”不再搭理他,走到一旁的小床上躺下。

    顾少卿却失落的叹口气,看着小床上的夜安,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

    夜安背过身去,不看他。

    顾少卿看着她的后背,唉声叹气。

    夜安努力的让自己闭上眼睛睡觉,不理会他,这个男人有时还真粘人,都受伤了,也不安分,这次绝不能纵着他。

    或许对别人来说,这个枪伤会很严重,很小心,可是对顾少卿来说,根本没当回事,他只想与自己的小妻子多些在一起的机会。

    其实夜安虽然闭着眼睛,却根本睡不着,今晚的一幕总是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大哥抬枪要杀她的一幕,顾少卿舍命相救的一幕。

    虽然心中并不怪大哥,因为大哥并不知道这具身体里住的是夜狂的灵魂,他今晚之所以铤而走险偷袭顾少卿,也是想为自己报仇,可是看到大哥拿枪对着自己的时候,心还是不受控制的痛了。

    还有唐漠阳的那番话,墨璟御是那么冷漠无情的一个人,他居然会在乎妹妹的死,那么迫不及待的要抓大哥,就是想为自己的妹妹报仇,看来他并非自己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冷酷无情。

    “哎呦!”身后突然传来顾少卿痛苦的呻吟声。

    夜安立刻起身下床,朝他跑过去,担心的问:“顾少卿,你怎么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