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漫:无限征服 > 第五百九十章 哈梅尔的吹笛人(求打赏!)
    “还真是舒服呢。”

    少女的话语中带着一丝颤音,久远飞鸟微微伸了伸懒腰,在软和的大牀上起身,向着一旁的红色礼服摸去。

    但是,就在此刻,她却感到了一丝不妙。

    一双手臂,正轻轻搂在她的腰间,那宽厚的手掌轻轻摩挲着,让久远飞鸟瞬间一脸羞红。

    “哼,不轨之徒!”

    大小姐轻喝着,一张雪白色的恩赐卡出现在她手中。

    瞬间,这张恩赐卡化为了银白色长剑,那产自耐色瑞尔的魔术礼装上,甚至还经过远坂契的改造,其剑身中喷涌出的纯白之火,甚至可以融化钢铁。

    此刻,手中捧着这把长剑,久远飞鸟没有丝毫迟疑,对着雪白被子鼓起的地方刺去。

    那里大概就是这个不轨之徒的头颅了吧。

    只不过,一道湛蓝色结界在那个地方绽放,宛如花朵般旋开的魔法阵上,更是覆盖着一层层玄奥的咒文。

    魔术回路化为了神秘的图案,其中所蕴含的魔力甚至可以将这个店面炸得粉碎,这相当于数万斤炸弹的魔力量,此刻却被那个男人操纵在股掌之中。

    那些使用着神秘的人物,被世人称之为魔术师,而这个男人已经超越了那个层次。

    他本身就是神秘的概念,一举一动都在创造着更多的未知。

    这个男人,是紧握着奇迹之人,是传说中的魔法使!

    “哎呀,哎呀,要谋杀亲夫么,久远大小姐?”

    远坂契在被子中探出了头,那双手依旧娴熟的在久远飞鸟身上摩挲。

    感受着这个男人的动作,作为淑女的大小姐的两腿也不禁微微发颤着,她压抑着怪异的感觉,以蔑视着虫子的腔调说道。

    “不要胡作非为了,混蛋,一会还要去准备战前会议,给我不要太过分啊!”

    久远飞鸟一边低吼着,为了表示其本身的决绝,她将手中的长剑继续对着远坂契砍下。

    理所当然的,一道湛蓝色结界挡住了袭来的利剑,即使是可以撕碎钢铁的恩赐,也难以洞穿远坂契的魔术。

    他是人类史,乃至箱庭之中最强的魔术师,拥有着这一荣誉的远坂契,可不是一个久远飞鸟可以伤害的。

    “你啊,难道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结界’的魔术么` ~?”

    在穿着礼服的时候,久远飞鸟装作随意的问着。

    “这个么,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啊。”

    远坂契轻声答道,话语中看似平静,但是却难以掩盖那无奈与苦涩。

    在时钟塔的十二年里,他无时无刻都活在危险之中,那些魔术师可不会在意他这样的小家伙,即使他真的死在英国伦敦时钟塔,估计以远坂时臣的本性,也会不了了之吧。

    更何况,他那极为不错的天资,再加上为人处世的强大手腕,早就是许多大家系子弟们的眼中钉,要是不自己小心一点的话,估计早就被干掉了。

    即使是这样,远坂契在时钟塔之中,还是遭到了数十次的袭击,虽然堪堪保住性命,但是却也身受重创数次,要不是后来找到了伊诺莱领主作为后盾,不然早就死无全尸了。

    正是这样的环境,让远坂契对于保持警惕习以为常,甚至在抵达‘冠位’之后,他就彻底抛弃了休息,一同抛弃的,还有着人性的善意与弱点。

    他是时钟塔的魔术师,是无比正统的魔术师。

    阴险,狡诈,不择手段,没有人性,舍弃了一切的善,只追求全部的利益。

    可悲的同时,也无法否认这个男人的强大,在舍弃了人类的美好之后,他所剩下的,就只是残忍且强大的性格了。

    这是一个,无法拯救的男人,当然,他也不会奢求被任何人拯救,而是坚毅的踏在冰冷的道路上。

    正因如此,他才是最强。

    微微叹息着,远坂契轻轻拉开了房间的大门,和式的庭院中,那温和的光芒拍打着湖水,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更有着几条游鱼在嬉戏。

    这是绝美的景色,即使是久居深闺的大小姐,也不禁微微一滞,放慢了呼吸。

    但是,远坂契却宛如没有看到一般,向着远处的会议室走去。

    看着那个男人的身影,体会着其中的冰冷与死寂,久远飞鸟微微咬了咬嘴唇。

    她轻轻抬起了手,想要叫住那个男人,让他也体会下人类所能感受到的美好。

    只不过,久远飞鸟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因为,她早就清楚,那个男人只会装作欣喜的欣赏着景色,然后以冰冷的视角却审视这个世界吧。

    眼中划过一抹怜悯,久远飞鸟踩着急切的步伐,紧紧追着那个硬朗的身影。

    或许他内心中的坚冰永远无法融化,但是,那却不是久远飞鸟离开他的理由。

    片刻之后,在一间和式的房屋之中。

    这是白夜叉的会客厅,那精致的榻榻米,以及软和的垫子,还有极为珍惜的饰品,点缀着这个房间,显得颇为典雅。

    白夜叉的品味一览无遗,被称之为太阳与白夜的星灵,其本身也是活了数万年的强者,自然在美学上颇有成就。

    “..闲话少叙,远坂契,咱清楚这次的魔王是谁了!”

    脸上是一副高傲的模样,一袭湖蓝色和服的小萝莉,此刻高高扬起了琼首。

    这位太阳的星灵毫无架子,以欣喜的语气说道。

    “他们是‘幻想魔道书群’的成员,更是那位魔王的手下,虽然作为其统帅的魔王已经逝去,但是剩余的‘魔道书’之魔王们,依旧在这个箱庭的每个角落肆虐。”

    白夜叉微微一顿,以感(好得好)慨的腔调说道。

    “顺便一提,这个‘哈梅尔的吹笛人’已经是其联盟仅存的魔王了,其余的都被各地阶层支配者所征讨。”

    幼女以期盼的眼神注视着几人,但是,除了黑兔与莉莉露出了惊讶之外,其余几人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远坂契与久远飞鸟已经对上了敌人,而春日部耀则一直是一副三无的样子,脸上从未起过什么波澜。

    看着这五人,白夜叉挫败的叹着气,但就在此刻,远坂契却轻笑说道。

    “姑且我提议一下,对方这次袭击的魔王,就由我来对付吧。”

    一边说着,他揉了揉手掌,一脸轻松的笑道。

    “毕竟,也该收拾下不懂事的妹妹了,那才是作为兄长的威严啊。”

    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每2000vip点打赏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