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漫:无限征服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天壤劫火的正义(求打赏!)
    回来的路上,远坂契不停地思考玛琼琳所吐露出的信息,一开始本以为玛琼琳跟一般得到火雾战士一样都是被红世之徒所害最后与红世魔王契约。

    可以说一开始的所用的用词都是基于此的,但是很显然玛琼琳并不是,略微有些失策,既然不是被红世之徒所迫害那很明显就是人类自~身干的。

    通过玛琼琳那改变不了的天生的贵族气质,远坂契心中有了一个大概,想来是所谓的家族被害,自身也同样惨遭欺凌之类的戏码,这在上流社会-十分的常见。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来了,玛琼琳最后所说的向红世之徒复仇又是怎么一回事,远坂契慢悠悠地走在夜间黑漆漆的路上,头低着,眉头紧锁,大脑飞速运转,根本就没有看路却好像头顶长眼睛似的避开_了所有的障碍。

    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你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满脸即使再不可思议,那也是事实了。”加害者是人类,报仇对象却是红世之徒,再结合玛琼琳贵族的身份,上流社会各种老套的剧情那么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真没想到,她原来是这么的脆弱啊,不过也是毕竟以前应该只是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大小姐吧。”将一切都想明白之后,远坂契目光闪烁,嘴边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不知道又在策划着什么,脚步变得轻快很快就回到了坂井家。

    “嗯?竟然在沐浴?”一回到家就发现夏娜在洗浴间内沐浴,远坂契眼中精光一闪,眼底有些开始冒绿光,身子不自觉得放缓了不发,蹑手蹑脚地靠近洗浴间。

    “你要干什么!”看着远坂契猥瑣地走了过来,脸頰上就差没刻上坏人两个字,一看就是居心不良,被挂在门上的天壤劫火·亚拉斯特尔立刻出声阻止了他。

    “啊哈哈哈!”一时大意没有看见挂在门上的项坠,图谋不轨却被岳父抓了个现行,绕是远坂契的厚脸皮也不由的有些尴尬,挠了挠后脑勺,嘴上打着哈哈。

    对于门外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的夏娜此刻正满脸享乐与舒适地泡澡,自从与远坂契接触以后夏娜就变了好多,有了以前根本就不会去想的名字,体会到了沐浴之后那种身心放松整个人飘飘慾仙十分舒服的享乐,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远坂契所赐。

    虽然总是喜欢調戏自身惹自身生气,但夏娜知道自身的心里已经对远坂契生不起一丝讨厌的情绪了。

    “我还以为里面没有人呢,既然夏娜在里面我就先上去了,啊哈哈哈!”

    相较于门内充满桃花色气息的温馨景象,门外就显得有些尴尬与滑稽,远坂契表示毫无恶意,讪笑着离开了洗浴间。

    信你才有鬼呢,亚拉斯特尔在心中吐槽到,自从遇到远坂契之后,不仅是夏娜发生了庞大的改变就连亚拉斯特尔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就像刚才的吐槽若是换成以前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的。

    真是的不可思议的人啊,对于自身的变化亚拉斯特尔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改变并没有什么坏处,而且自从跟远坂契在一起之后夏娜明显比以前活泼脸頰上的笑容也变多了整个人都开朗了起来,对于一个女儿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女儿的笑容还要重要的事项。

    另一边远坂契走进了自身的屋子,二话不说就整个人摊在了榻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心中闪过夏娜的面孔与亚拉斯特尔的挂坠样式,思索着天壤劫火·亚拉斯特尔与夏娜之间紧密的关系。

    两人的感情太好了,要不要破坏两人之间的关系呢?对于亚拉斯特尔远坂契从一开始就是好感欠佳的,对于远坂契来说亚拉斯特尔就是一个障碍,只会妨碍自身的计划,若是能够破坏两人的感情从而让亚拉斯特尔消失对于今后的发展肯定会更加顺利的。

    不仅如此,若是挑拨离间了这两个人的关系,还能将夏娜紧紧地攥在手里,想想远坂契就有些心动,然而理智瞬间告诉远坂契不能这么做。

    先不说两人之间的契约就注定了两个人不能分开,其次亚拉斯特尔与夏娜的父女情就注定了想要挑拨极其的困难,可以说以上了就是究极地狱级别的。

    · ·求鲜花··

    如果说契约的问题远坂契还能靠着自身想办法,那夏娜与亚拉斯特尔之间的羁绊除非远坂契暴力直接将夏娜洗脑,否则撑死了就是女儿离家出走一样的情况,到最后肯定会和好而到了那样时候,自身就是里外不是人被针对的那一个可以说得不偿失,而若是暴力洗脑先不提恢复的可能性,一句话洗脑成功后的夏娜还是远坂契想要的那样夏娜吗?

    所以片刻后远坂契果断地放弃了这个非常恶劣却又令他十分动心的想法,如果只是要个提线木偶的话,远坂契表示他自身就可以分分钟造上成千上百个。

    .... ...... .......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时夏娜走了进来,有些惊讶地看着远坂契,裹着浴巾就大步走到了榻边,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气熏得远坂契心猿意马。

    “嗯,刚回来,见你在沐浴就先上来了。”感触到自身整个身子热血沸腾的远坂契赶紧起身没有在这个屋子里多待就走了出去。

    “我先去洗了。”落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没有给夏娜回话的时间,人已经走到楼梯口了。

    虽然有些奇怪与莫名其妙,不过也不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想了想最后还是放弃了的夏娜松开浴巾,任由其做自由落体运动调到地板上,夏娜开始换上了睡衣。

    待得一切都完成之后,夏娜刚一上榻,卧室的门又被打开了,看着如此神速就洗漱完毕的远坂契,夏娜脸一红飞快地躲进了被褥下面。

    “睡吧。”远坂契见此脸頰上刮起了温和的微笑,大步流星地走到榻边,有些好笑地看了看鼓起的被窝,轻輕撫鼻尖,随后没有犹豫同样钻了进入。

    片刻后,远坂契与夏娜同榻共治,两人互告晚安,相拥而睡,中间是寄存这天壤劫火·亚拉斯特尔的‘克库特斯’。

    啧,这电灯泡还真是惹人厌呢……

    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每2000vip点打赏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