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万界直播之证道不朽 > 第二十八章 闹事的来了(求鲜花求收藏)
    苏墨刚至刘府后院,便听到院内有欢笑声传来。苏墨定睛望去。只见两女子在院内采花捕蝶,嬉戏打闹。其中一位女子或者说女童约莫十三四岁年纪,穿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正是一缕芳魂早早飘逝在天地间的曲非烟。看着可爱无比的曲非烟,苏墨感到自己的萝莉控之魂已经熊熊燃烧。

    “卧槽,这小女孩就是曲非烟啊?好可爱啊”

    “主播一定要救她,要是救不了从今以后粉转黑,一生黑!”

    “好可爱的小姑娘啊,要是我有这么一个女儿,减寿10年都愿意!”

    “好可爱的小萝莉啊,好像牵回家藏起来!”

    “楼上变、态滚粗!!!”

    苏墨见嵩山派弟子未至,也未上前答搭讪,便在一旁静静地等着。

    不多时,苏墨见一群人,翻墙来到这后院之中。人数目约十数人左右。这些人刚一落地,便急速向曲非烟二人冲去。曲非烟见有人向自己冲来,不禁吓得花容失色。还未反应过来的曲非烟感到青光一闪,景色随之一变。自己已经身在几丈之外。等回过神来的曲非烟感到自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在怀中。

    曲非烟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完美无瑕的容貌,青丝如墨。一双仿佛蕴藏着漫天星辰的双眸,镶嵌在俊美的脸庞上,让曲非烟的心神不禁沉醉。想到自己的刘姐姐还处在危险中的曲非烟,挣脱苏墨的怀抱。急忙道:“大哥哥,快去救刘姐姐!!”

    苏墨放下曲非烟看着眼前的这些嵩山派弟子,若不是这些人抓了曲非烟也不会让曲非烟惨遭横祸。费斌该死,这些人同样也该死!!

    嵩山派弟子见要抓之人被人救走,不禁怒火中烧。提起剑来,便往苏墨身上招呼过去。对于这些long套连剑法都不必施展,拔出腰间太阿剑,奇快的速度上前,一剑一个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不消片刻,这些嵩山派弟子便全部身死当场。苏墨挥剑斩下几人头颅随手扔入系统空间中。

    曲非烟见要抓自己的人已经全部被杀,于是蹦蹦跳跳的上前拉住苏墨的手问道:“大哥哥,我叫曲非烟,你可以叫我非非,你叫什么名字呀”声音脆脆的很好听。

    苏墨见曲非烟如此可爱,不禁伸手摸了摸曲非烟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道:“我叫苏墨,你可以叫我墨哥哥”曲非烟见此便甜甜地叫了一声“墨哥哥”。声音甜得醉人。让苏墨听的大感舒心连叫三声好字笑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苏墨的妹妹了,若谁敢欺你,我定灭他满门,走哥哥带你看戏去!!!”说完

    抱起曲非烟往外院飞去。

    苏墨带着曲非烟飞身来到外院,并未入席而是寻一高处坐下。

    刘正风与一众江湖人士一番客气之后。便让弟子抬来金盆,刘正风脸露微笑,捋起了衣袖,伸、出双手,正欲放入金盆,忽听得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

    苏墨听此嘴角一翘“好戏开始了,费斌,你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刘正风心中一惊,抬头望去。见门外一群人鱼贯而入。为首之人四十来岁,中等身材,上唇留了两撇鼠须,獐头鼠目的此人正是嵩山派的大嵩阳手费彬,这费斌手持五岳门主令旗道:““刘师兄,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师兄金盆洗手大事,请暂行押后。”

    刘正风见五岳剑派令旗到,微微拱手:“费师弟何意?”

    费斌见刘正风如此问到,嘿嘿一笑:“刘师兄这左盟主传下号令,说甚么也得劝阻刘师兄,不可让你金盆洗手。依我看这金盆洗手大会还是取消吧”

    刘正风脸色郑重,说道:“当年我五岳剑派结盟,约定攻守相助,维护武林中的正气,遇上和五派有关之事,大伙儿须得听盟主的号令。这面五色令旗是我五派所共制,见令旗如见盟主,原是不错。不过在下今日金盆洗手,是刘某的私事,既没违背武林的道义规矩,更与五岳剑派并不相干,那便不受盟主旗令约束。请史贤侄转告尊师,刘某不奉旗令,请左师兄恕罪。”说着走向金盆。

    费斌见刘正风要继续金盆洗手上前一步,一脚将金盆打翻。

    见金盆被打翻,刘正风声带不悦道:“费师弟,你们嵩山派究竟是何意?刘某金盆洗手喜筵的请柬,早已恭恭敬敬的派人送上嵩山,另有长函禀告左师兄。这左师兄身份尊贵不来便罢了,几日是刘某金盆洗手的大好日子,左盟主竟令你持令旗前来搅局,尔等嵩山派未免做的太过分了吧!”

    这费斌见刘正风竟敢如此呵斥自己怒道:“刘正风,你若不识抬举,休怪我等不客气了。嵩山派弟子出来!”费斌话音刚落,群雄猛听到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人齐声应道:“是,嵩山派弟子参见刘师叔。”在场众位见如此多嵩山弟子冒出,不免大吃一惊,还有不少是从自己群人中出去的,顿时明了。

    原来嵩山弟子一直都混迹其中。定逸师太出声喝道:“费师弟,你这是何意?欺人太甚!”这费斌被定逸师太呵斥也不生气呵呵一笑道:“定逸师姐,这左盟主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让刘师兄金盆洗手,师弟见刘师兄一意孤行,不免出此下策。”说完转过头来对刘正风道:“刘师兄,师弟我再问你一句,这金盆洗手你是停还是不停?”

    刘正风见此朗声道:“众位朋友,非是刘某一意孤行,今日左师兄竟然如此相胁,刘某若为威力所屈,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左师兄不许刘某金盆洗手,嘿嘿,刘某头可断,志不可屈。”

    费斌怒极反笑道:“好,好你若要如此不听劝告,莫要后悔,来人将刘正风一家老小带上来!”

    刘正风见费斌竟让人去绑架自己一家老小不禁气急道:“费斌,你竟如此下作,对付手无寸铁的妇孺!!”群雄见状也大感嵩山派行事霸道,竟那人妻儿做威胁,但嵩山派势大,一时众人也敢怒不敢言。

    过至半响费斌见刘府后院内无人出来,正欲在喊,便急忙让弟子前去后院查探。不多时查探弟子回来禀报后院嵩山弟子已被屠戮的一干二净,甚至有几位头颅已被割去。费斌勃然大怒道:“刘正风,你不仅勾结魔教,还杀我嵩山派十数弟子,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群雄咋一听刘正风勾结魔教心中大惊“这刘正风正当壮年就要金盆洗手,其原因莫非正如费斌所言,勾结魔教么?”

    刘正风见费斌如此污蔑自己拍桌怒道:“姓费的,休要血口喷人。在下一生中,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一面,所谓勾结从何说起?”

    费斌身后的陆柏上前一步道:“刘正风,休要隐瞒,这东方不败你尚且不认识,这魔教长老曲洋你总该认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