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万界直播之证道不朽 > 第二十九章 剑斩费斌(求鲜花,求收藏)
    这刘正风听曲洋二字后神色剧变,良久过后点头道:“不错!曲洋曲大哥,我不但识得,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的朋友。”听刘正风承认后屋内群雄议论纷纷。费斌见刘正风承认后微笑道:“你自己承认,那是再好也没有,那么费某就在此替衡山派清理门户,除了你这个五岳剑派的叛徒!!”说完就要吩咐弟子动手。

    苏墨在门外看了半天戏后见费斌要动手,一挥手,将先前割下的几个嵩山派弟子头颅望费斌身上扔去。

    这费斌乃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听身后风声传来,以为有暗器,转身大嵩阳手派出,这费斌掌力雄厚,眨眼间便将一颗头颅拍的粉碎,这鲜血,骨渣,脑浆四散开来,溅的费斌一头一脸,好不狼狈。这地上还有几颗头颅完好,真是之前派去刘府后院的嵩山弟子。

    费斌见这头颅是从屋外飞来。怒火冲天的往屋外飞奔去。群雄见状也跟随而去,一时间这原本熙熙攘攘的屋内顿时门可罗雀。

    费斌出门后见一男子坐在屋顶上,怀中抱一粉雕玉砌的女童,煞是可爱

    费斌怒道:“阁下何人,竟敢杀我嵩山弟子?”

    苏墨嘲笑道:“嵩山弟子么?这十几人翻墙进入后院,见妇孺老幼便动手,本公子还以为这刘府进了江洋大盗了。”

    这十几个嵩山弟子性命到不让费斌放在心上,只是这计划被破坏令费斌博然大怒:“阁下污我嵩山派名声,杀我弟子,定是那邪魔外道。嵩山派弟子何在?”说完便让嵩山派弟子一拥而上。

    苏墨怀里的曲非烟见费斌如此不要脸面,嘲笑道:“费傻子,你当真不要脸面么?说不过墨哥哥,就污蔑墨哥哥是邪魔外道,你嵩山派这等作为才是邪魔外道哩”

    费斌见一姑娘也敢嘲笑自己,若不有所行动,自己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怒火冲天道:“小丫头片子竟敢嘲笑我等,在我杀了这小子再慢慢炮制你!!”

    苏墨听后顿时杀意四起,冷声道:“费傻子,本想逗你玩玩,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那么本公子就成全你!!”说完放下曲非烟,拔出长剑一跃而下。

    “叮”的一声俩人长剑相碰,费斌之觉得手臂力量一空,直直向前挥去,定睛一看自己的宝剑已被对方一剑斩断。没成想对方竟有如此削铁成泥的宝剑,费斌眼里不禁闪过一丝贪、婪的神色。

    苏墨见此冷哼一声,手中太阿剑向费斌手掌削去。见识过宝剑锋利的费斌自是不敢接其锋芒,急忙飞身后退。

    陆柏与丁勉见费斌落入下风,二人一左一右向苏墨夹攻而去。苏墨见此,神照经加快运转,以辟邪剑法的加速法门,急速向陆柏冲去,左手与陆柏右掌相交。陆柏只觉得手中巨力传来,闷哼一声,整个人便倒飞出去,在空中陆柏一口鲜血喷出,显然是收了不轻的内伤。苏墨击退陆柏后见丁勉已至身前,反手一剑向丁勉左手斩去,这一剑速度极快,在场众人只能瞧见一丝影子。这丁勉见自己这一掌即将击在苏墨身上,嘴角见不禁带起一丝笑意。丁勉直觉眼前金光一闪,手中传来剧痛。低头望去,自己的左手已被齐腕斩断。

    还未等丁勉反应过来,苏墨左手运起十层神照经内力,往丁勉xiong前拍去。众人只听到一阵骨裂传来,这丁勉已经倒飞出去,跌在地上后滚了几个圈,带丁勉停下后早已气绝身亡。

    这费斌见两位师兄一死一伤,不禁吓的肝胆俱裂,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急忙往刘府外奔逃而去。

    苏墨见费斌要逃,心里一阵冷笑,既然说要杀你,那么就算天王老子来来也没用。未等费斌到刘府门口,这苏墨已经来到费斌身后。手中太阿剑斩下,费斌的一颗好大的头颅便已飞在空中,费斌死!!

    这群雄见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嵩山派三大太保便已两死一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好狠的少年,好高明的武功。恐怕这左冷禅不会与之善罢甘休。

    苏墨见嵩山派三个太保已死其二,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缓步走向陆柏身前,一剑将其刺死。对于其他嵩山派小喽啰,苏墨没用追赶的兴趣,一个左冷禅而已,自己还未放在心上。

    苏墨收起太阿剑看向群雄道:“对于刘正风结交曲洋一事,在场的诸位还有哪个不服的?本公子愿意奉陪到底。今日过后若还有找刘正风一家老小麻烦的,休怪本公子不讲情面!!”

    群雄见苏墨杀气腾腾,俱是不敢出声。见刘正风金盆洗手事毕,除五岳剑派外,其他江湖人士便一一告辞离去。

    刘正风见苏墨救了自己一家性命急忙上前拱手道:“刘正风多谢苏公子救命之恩,今后若苏公子有所差遣,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无妨,我只是顺手而已,我正好有见东西要向刘三爷讨要。”

    刘正风正愁无处报恩当下欢喜道:“不知苏公子所要何物?刘正风必定双手奉上”

    “正是刘三爷与曲长老所著笑傲江湖曲谱”既然来到这笑傲江湖世界,苏墨自然对这曲谱大感好奇。

    刘正风虽不知苏墨是如何得知自己和曲洋著有一曲,但刘正风也不是好问之人,急忙从怀中摸出曲谱双手递给苏墨。

    屋顶上的曲非烟见事情已经结束,飞身下来,甜甜说道:“刘爷爷,你还好吧”

    对于在自己玩耍的曲非烟刘正风自然知晓,问道:“非非,你爷爷呢?”

    “我先过来了,爷爷稍后就到”曲非烟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中年男声:“刘贤弟,今日是为兄连累你了!”来人正是曲洋。

    刘正风见曲洋到来,连忙道:“曲大哥何出此言,你我兄弟相交,何成将生死放在心上。”

    曲洋也是哈哈一笑,上前对苏墨说道:“今日刘贤弟一家多亏公子相救,曲洋感激不尽。”

    “无妨,在下与非非一见如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曲右使要谢的话,不如与刘三爷一起为在下弹奏一曲笑傲江湖如何?”苏墨说道。

    “苏公子由此雅兴,曲洋岂有不从之理”说完便与刘正风入府内取琴萧。

    趁着俩人取琴箫之际,苏墨对直播间的网友说道:“兄弟们,这笑傲江湖曲可不是随便能听到的,还不准备录音。”

    “6666主播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那边开始了”

    “就是就是,主播赶紧吧,我都等不及了”

    不多时,刘正风与曲洋出来,摆好琴箫便开始弹奏笑傲江湖曲。一时间刘府内,琴箫和鸣,犹如仙音临凡。将附近的鸟儿引来再此起舞,当真有百鸟朝凤之感。

    一曲完毕,苏墨不禁感到好一曲笑傲江湖,好一曲传世仙音。

    “666耳朵怀孕了”

    “和这一比,那些流行歌曲连狗屎都不如”

    “没错,顶楼上的”

    “有没有哪位好人录下的,求发一份”

    “同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