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万界直播之证道不朽 > 第八百一十章 吃软饭(1/5)
    “呵呵,不是废物?”对于黄蓉的话苏墨不由得有些嗤之以鼻,有些不屑道:“郭靖的武功是怎么得来的,你我心知肚明。郭靖当年在蒙古,征讨大金国,花剌子模国,以及现在的镇守襄阳,有多少是你的主意?

    至于武穆遗书,当年为了这本书,裘千仞的那一掌你应该还记得吧。若非最后一灯和尚出手想必此刻你早已经是一具枯骨了。”

    苏墨直接将黄蓉掩饰的事情赤~裸裸的揭示出来,对于这种吃软饭的行为苏墨却是极为不屑,虽然吃软饭是别人的事情,但是并不妨碍苏墨对这种行为的唾弃。

    毕竟在苏墨看来,一个大男人还要靠一个女人,那还真不如死了算了,虽然女人也号称能顶半边天,但是这并不是吃软饭的理由。

    就好比现在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处对象,那个男的无论是吃饭还是看电影都要女的付钱,或者是要伸手问父母要,这种人在苏墨看来就是一个废物173。

    而郭靖在苏墨眼中和这种人并没有什么区别,郭靖是的降龍十八掌是黄蓉忽悠来的。郭靖的九阴真经、左右互搏,空明拳。这些也是从桃花岛得来的。

    甚至是郭靖喝的蛇血也是因为黄蓉为他拖延时间,他才能将那条蟒蛇搞定。否则的话就凭借江南七怪教的那些垃圾和马钰教的一点内功心法,郭靖能够成为今天的襄阳城保护者?做梦呢!

    就凭借那些垃圾,郭靖成为丘处机都不可能就更不要说在十六年之后成为五绝之一。

    可是就是一个这样将什么东西,都给了他的黄蓉,甚至连桃花岛都送了出去,郭靖在黄蓉怀孕的这件事情上,依旧选择了背叛。

    郭靖将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之后对黄蓉的名节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好在黄蓉是东邪黄药师的女儿,要是换做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女子,只怕早已经在那些(bgbi)流言蜚语中了此残生了。

    可千万别怀疑名节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特别是有郭靖这么一个迂腐的丈夫之后的黄蓉,要不是这些年黄蓉和郭靖聚少离多。

    而且有蓉儿在的缘故,只怕现在的黄蓉已经和原著中一样。工于心计,迂腐,变成一个被条条框框所束缚的人了。

    “你……你是如何得知的?”黄蓉听到苏墨将当年的事情全部抖搂出来,神情惊骇的看着苏墨,当年之事虽然不是什么隐秘。

    但是无论是裘千仞的那一掌,还是洪七公教郭靖降龍十八掌的过程,还是在蒙古时她给郭靖出谋划策,知道的人都只有那么寥寥几人。

    那些人是绝对不可能泄密的,可是现在听苏墨说来却是头头是道,就仿佛是亲眼所见一般,这如何不让黄蓉诧异不已。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甚至包括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用了【移花接玉】才怀上的,为了这个孩子你耗费了一身武功还有几十年的生命,值得吗?”

    苏墨看着黄蓉有些哀其不幸,也怒其不争,毕竟苏墨想不到堂堂东邪黄药师的女儿竟然会因为郭靖而变成这样。

    “你胡说,什么【移花接玉】我根本没有听说过,这明明是我和靖哥哥的孩子。”被苏墨说出自己肚子里孩子的来历黄蓉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虽然黄蓉对苏墨能够看出其中的奥妙并不奇怪毕竟对方同是逍遥派的门人,要是对方连这点都不知道,那黄蓉就真的要怀疑苏墨是不是假冒的了。

    但是知道归知道,对于这点黄蓉是不会承认的,毕竟虽然外界已经有流言蜚语,但是郭靖变成太监一事,在黄蓉看来,只有她和郭靖两个人知道。

    至于郭靖为什么变成太监,黄蓉在给郭靖疗伤的时候已经所有察觉,苏墨留在郭靖体内的真气之所以会破坏郭靖的肾脉,全是因为她和郭靖在疗伤时刺激到那股真气的缘故。

    在黄蓉看来并不是苏墨刻意所为,毕竟要是苏墨真的要废了郭靖的话早在四年之前就废了,没有必要等到半年之前。

    所以虽然黄蓉知道郭靖之事和苏墨有关,但是对苏墨也没有多大的恨意。

    “呵呵,郭靖的孩子,就凭郭靖那个太监,你以为郭靖变成太监之事就你们两个人知道吗?”苏墨的话直接将黄蓉的妄想给击破。将黄蓉掩盖的伤疤血淋淋的呈现在眼前。

    “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道当初真的是你搞的鬼!”黄蓉听苏墨说郭靖已经变成了太监,顿时面无血色。

    之前黄蓉还存在侥幸此事就她和郭靖两个人知道,只要他们俩人不说,这件事情就能永远的隐瞒下去。

    可是黄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黄蓉或许还能灭口,但是知道的人是苏墨,黄蓉拿苏墨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于黄蓉的话苏墨却是不屑的笑了笑:“就那种废物我又何须搞鬼,只不过是他运气差而已,我的真气又岂是你们那半吊子的九阴真经所能化解的。

    你们应该庆幸,当年我并未使用北冥神功,否则郭靖此时已经是一具干尸了。”

    苏墨的话顿时让黄蓉哑口无言,虽然黄蓉没有见识过苏墨的北冥神功,但是能够成为逍遥派的镇派功法这门神功定然有其的恐怖之处。

    而且黄蓉虽然和苏墨认识不久,但是却在蓉儿那里知道,苏墨有苏墨的骄傲,在有些事情上是不会说谎的,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敢做不敢承认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