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命相师 > 2111 霸道总裁
    当安迪过来请唐丁进去面试的时候,唐丁一脸懵逼,“我也进去吗”

    “你不是刘助理介绍来的吗她说你是她京大的同学。”

    “是,不过”

    安迪一脸着急,“既然是,那就先进去试试,我们的曹部长在里面等着呢。”

    唐丁进了另一个做面试场地的小型会议室,对面是三个面试官,一男两女。

    “安迪,他没有简历吗”正中的男面试官问道。

    “哦,没有,我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呢。”安迪又加了一句,“他是刘琳刘助理的同学,但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想应聘什么职位。”

    “你是刘助理的同学”正中的男面试官打量了唐丁一下,“说说你都擅长什么工作”

    “我擅长”唐丁想了想,他擅长的东西不少,比如速度,比如力量,还有道法,但是这些都跟投行没什么关系,唐丁一时也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擅长什么。

    “我提示你一下,你是擅长投资前景分析,还是擅长投资风险把控或者是对投资方向有敏锐的嗅觉”男面试官问道。

    “这几样我应该都不擅长,”唐丁想了想,才说道。

    唐丁的话,让三位面试官有些失望,并有点惊讶,这么诚实的面试者,不多见,“那就不好意思了,即便你是刘助理介绍的,我们高杉公司也不能养闲人。”

    “看人算不算”

    “看人怎么看”

    “我看人很准,从不会出错。”

    唐丁的自信,让三位面试官面面相觑,最后还是中间那位说道,“这样吧,既然你说你看人准,那么你看看我们三位,究竟谁才是能决定你最终命运的人”

    “你们三个都不是。”

    唐丁这话一出,这三位面试官都惊讶了,你竟然能看出我们分管人事的副总不在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刘助理提前透露了一些公司的事情,所以才会让他如此猜测。

    “那你说说,我们三人谁的级别最高”中间的男面试官问道。

    唐丁看向坐在旁边的左侧的那个不苟言笑的三十多岁的女子,“她。”

    “说说你判断的依据”还是中间的男面试官问道。

    “很简单,平时都是你在发问,而主要决断人更侧重的是判断,是思考,一语不发的思考,更能把握到核心。”

    “那你为什么不说是我左边这位”

    “因为你在面面相觑的时候,下意识的转向了右边,想要征询她的意见。”

    中间的男面试官没说话,反而是右边的不苟言笑的女面试官,开了口,“你观察的很仔细。”

    唐丁笑了笑,心道仔细什么,这都是后来看的,自己判断的依据是自己的相术。虽然唐丁并不精通相术,但是看人方面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除了看人,还能看什么”女面试官问道。

    “我只会看人,人有最复杂的思想,只有把人看明白了,一切事都能迎刃而解。”本来女面试官对唐丁是有轻视之意的,毕竟能看出三人中谁是主事者,这并不太难,就算蒙,也有三成的几率。但是唐丁刚刚这话说的太满,让人感觉口气很大。但是口气大,却是自信的表现。这让女面试官有了一丝的欣赏,没有马上帕斯唐丁。

    “是吗那好,我有一件事,我看不明白,但是你可以帮我看看。”女面试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即便这丝狡黠一闪即逝,不过还是被唐丁捕捉到了。

    唐丁笑了笑,“你说。”

    “你看看我们会不会成为同事,你能看出来吗”女面试官笑着说道。

    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这简直就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剑,一面的刃是会,另一面的刃是不会。你说会,我就用不会那面砍你。你说不会,我就偏偏让你会。总之,总能证明你是错的,而且主动权还掌握在自己手中。

    “看出来了吗”女面试官看唐丁不回答,催问他道。

    “我先不回答你我们会不会成为同事,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不管你出多少钱,我肯定不会留下。”

    唐丁的话,再一次引起了女面试官的兴趣,“哦难道不管给你多少钱,你都不会留下”

    “对,不会。”

    “那你可不要后悔,如果我出同岗位两倍工资呢”

    “你就算出二十倍工资,我也不会留下。”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业界二十倍的工资你知道业界的同岗位工资水平是多少吗二万,二十倍是四十万,一年就是五百万,这在我们高杉资本,已经是顶级高管的工资了,难道你自信有这个水平”

    唐丁并没有回答女面试官的话,而是又拾起了刚刚的那个话题,“好了,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我想我们应该是可以成为同事的。”

    唐丁的话,让三位面试官笑了,果然钱帛动人心。

    女面试官给唐丁泼冷水,“我想你不会认为我已经同意付你四十万的月薪了吧这个事情别说我做不了主,就算是我们高杉资本的老总也做不了这个主。更何况,你的两万月薪,我都还没同意呢。”

    女面试官大概是感觉到自己的话似乎给了唐丁心理预期,对于这样的狂妄自大的人,她要彻底扼杀唐丁心底的那丝幻想,“好吧,我不应该给你幻想,我应该明确的拒绝你,对不起,我不会录用你,你也成为不了我的同事,而且刚刚你所说的你看人很准,抱歉,你看错了。”

    “或许事情有转机也不一定。”唐丁看着这女面试官笑了笑,“命运有时候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或许吧,不过你这次的命运,却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女面试官笑着说道。

    大概是唐丁眼底的那份淡然,让女面试官失去了掌控一切的自得,她看的很不舒服,她决定最后敲打一下唐丁,“说实话,你的自信我很欣赏。刘助理当年也是我招进来的,她也很自信,刘助理是京大的高材生,学生干部,能力很强,我以前也曾问过刘助理,有没有合适的人才推荐给公司,不过刘助理从来没有推荐过任何人,你是第一个,我相信她的眼光不错。你比我们任何一个想进高杉资本的人都自信,不过自信大了,那就是自大。或许你的这份自信可以让你走的更远,但是目前我们公司更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务实者。所以,你并不适合我们公司,再见。”

    “再见。”唐丁淡然一笑,仍旧跟三位面试官点头示意,然后出了面试间。

    面试全程,安迪都在旁边,她可为唐丁的肆意大胆吓了一大跳,她来高杉资本也两年了,何曾见过如此胆大妄为的面试者或许这种胆大妄为能够暂时吸引一下面试官的眼球,但是哪个公司会留下这种人

    如果唐丁不是刘琳介绍的也就罢了,但是偏偏安迪和刘琳关系不错,安迪也答应帮刘琳的朋友物色一个合适的职位,只是安迪也是个助理,她可说了不算。

    安迪有些后悔直接把唐丁给带进来,不过她也有她的考虑,安迪昨天就听刘琳说过,说自己的这个同学,水平很厉害,把他夸的天上仅有,人间绝无的样子。安迪虽然以为刘琳有些夸大,但是安迪知道唐丁跟刘琳是同学,就算有些夸大,两人水平应该差不多,刘琳是个非常务实的人,唐丁也应该差不多,总之,自己介绍的这个投资专员的岗位,应该是适合唐丁的。

    只是安迪没想到,唐丁会来这么快,而且还是在面试进行中就来了,所以安迪才“斗胆”把唐丁直接推了上去。

    但是,这次安迪有些愧对好友了。唐丁这次面试失败,高杉资本的大门就会永远对他关闭了,估计也永远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既然已经是这个结果,安迪对唐丁也只剩下叹气了。

    对唐丁她不需要交代,但是对刘琳,安迪可得想好说辞。

    正想着,刘琳提了个包,跟在老总身后,行色匆匆的回来了,跟唐丁和安迪遇了个正着。

    “唐丁,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先去把王总要的资料整理后,再来找你。”刘琳走路带风,一副干练的女强人模样。

    安迪再次把唐丁送到之前的那间会议室,“你先坐会。”

    过了时间不长,刘琳过来了,跟唐丁道歉,“唐丁,不好意思,我这有点忙。”

    “没事,我听说安迪让你面试了,结果失败了,哎,安迪把我的意思领会错了,我是跟她说让她帮你进入高杉资本,但是却没想到她让你去面试投资专员,我听安迪说你跟秦总监谈的并不愉快”

    “没事,我们只是猜了个谜,她让我猜我能不能跟她成为同事”

    “你怎么说的”

    “我说能,结果她就让我走了。”

    “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刘琳让唐丁给弄的哭笑不得,“这摆明你怎么猜都猜不对。”

    刘琳还没说完,会议室的门就被大力的撞开,“刘琳,你看看你给我的这都是什么我让你把威视的全部资料都给拿来,结果你只拿了a轮的资料。你能干就干,不能干就趁早滚蛋。”

    刘琳似乎被这怒吼吓坏了,随即辩解道,“王总,b轮的资料昨天您才让我给你送过去了。”

    似乎感觉到是自己出了错误,王总疑惑的看了看唐丁,“你在干什么这人是谁是不是因为要见他,所以你才没给我好好准备资料”

    王总这话有些狡猾,他表面上是问这人是谁,干什么的其实着重点是后一句。刘琳不回答他前面两个问题,是对上司的不尊重。刘琳回答他这个问题,就会被动的承认因为私事没好好准备资料。

    “这是我同学,我”刘琳似乎也感觉到自己上班时候见同学是不对的,小声说道。

    “记住,公司是你工作的地方,不是你私会朋友的场所。再有下次,你自己去递交辞职报告吧。”王总摔门而去。

    “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唐丁在王总离去后,问了刘琳一个让她为难的问题。

    如果是平时,刘琳当然可以答应唐丁的这个“小请求”,只是现在刘琳刚刚被王总警告不允许私会朋友,就突然接到了唐丁的这个小请求,刘琳犹豫是正常的。

    “那,我,好吧,我先去请个假。”刘琳挣扎了下,还是答应了唐丁的“相邀”。

    刘琳跟唐丁一起下了楼,就近找了个咖啡馆,但是刘琳却心事重重。

    “你在忙什么呢,我看你忙的脚不沾地的。”唐丁说请刘琳喝咖啡,但是并没有给刘琳要咖啡,而是要了一壶茶,给刘琳倒了一杯。

    “忙着打通各种关系,最近公司的好几个项目都很不顺利,投入最大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可能面临公司的前两轮投资血本无归,我们王总刚刚亲自去了一趟,结果还是不乐观。王总可能因为这事心情不好。”刘琳不知道是为自己找台阶下,还是担心唐丁把自己境况想象的太遭,总之刘琳并没有怨言。

    “你是不是得罪过他”

    “其实也算不上得罪,只是我是秦总监招进来的,而秦总监是董事会最大股东的人,让我在王总身边工作,其实也是有监督提醒的作用。”

    刘琳一说,唐丁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刘琳虽说这个岗位有很多优势,但是无疑是站在公司股东之间纷争的风口浪尖,位置很尴尬。

    因为刘琳是监督作用,所以她的上司王总总会时不时的挑她毛病,不管她做的有多么好。

    “你别担心,这里找不到工作,回头我再帮你留意一下。”刘琳还在担心唐丁在高杉资本求职受挫的事。

    刘琳之所以答应跟唐丁一起出来,其实也是担心唐丁找工作受挫,过来安慰他的。

    “如果在这里干的不如意,咱们一起换个新工作怎么样”唐丁提议道。

    刘琳听了唐丁这话一喜,“好,换个什么工作”

    “咱们找个地方当总裁,你有没有信心干好”

    “行,给我干,我肯定能干好。”刘琳并没有被唐丁的口气吓倒,信心满满的样子。